主仆游戏的条件: 调教奴仆

「本郡主也不要!」莫离更是愤怒的说。

  「如果死了也就罢,但既非如此,凭甚麽让一个不知哪来的孤魂野鬼进入本郡主的身体!本郡主要做的事,何须假借他人之手!」

  「让我回去!」

  「滚出本郡主的身体!」

  就知道会这样!听着两人激烈的反抗,奈希扶了扶额。

  「没办法的,以莫离你现在的灵魂状态是没办法回到你身体里的。」

  「什麽意思?那要怎样才能回去?」莫离不满的问到。

  奈希没有马上回答莫离的问题,而是转而向莫殇梨说道:「莫殇梨,我记得你是刚被雪藏吧,因为得罪了某个大佬。」

  「所以呢?」

  「如果你答应帮莫离完成她的愿望,作为回报,我会帮你摆平这事,顺带一提,我会帮你暂停你原来世界的时间,你只需要助莫离完成心愿即可回去。」

  「另外,你母亲的病我也可以帮他治好。」怕莫殇梨不答应,奈希又赶紧补了一句。

主仆游戏的条件: 调教奴仆

  原本莫殇梨正打算一口回绝,但听到奈希的最後一句话,拒绝的话到了嘴边又吞了回去。

  她父亲是位世界知名的声乐家,在她十二岁那年,由於舞台灯光的意外坠落夺走了他的性命,而她的母亲自此忧思成疾,几年前,在去往扫墓的途中不幸出车祸成了植物人,手不能动口不能言,日日夜夜躺在床上,而她就只能看着母亲原先红润的脸庞渐渐失去光彩,却什麽事也做不了……

  「要待多久?」半晌,莫殇梨开口。

  「还有,既然你有能力带我来这里甚至暂停时间,为甚麽不能直接替她完成心愿?」

  「这个吗……最晚不会超过三年。」奈希笃定的说。

  「至於为什麽不直接替莫离实现,是因为每个世界都有每个世界的法则,不能随意干涉,将你带来已经是极限,所以也只能拜托你来完成了。」

  「怎麽样,你考虑的如何?」末了,奈希眨了眨眼问道。

  想到她那自尊心极高的母亲,如今却躺在床上事事都需要他人照料,莫殇梨咬了咬牙「我答应你。」

  「太好啦!莫离,虽说你是因为执念未了才暂时附在绿绣眼上,但也并非没有回到自己身体的可能,这个给你。」说着,奈希将一颗乳白色的珠子朝着莫离随手一抛,而在碰到莫离的瞬间,这颗珠子就彷佛溶解一般整个没入了莫离的身子。

  「你对本郡主做了什麽!!」

  「别慌别慌,由於你现在的魂力还很虚弱,这是聚魂珠,能够滋养你灵魂的力量,大概三年左右,等到你的魂力足以回复到自己的身体时,我会再来帮你,而既然莫殇梨已经答应了,你就不用担心这段时间你的身体会腐烂了!」奈希高兴的说。

主仆游戏的条件: 调教奴仆

  「本郡主什麽时後答应了!」

  莫离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

  「如果你想直接去投胎那也可以不答应。」

  莫离气结,但被困在一只幼鸟中的她也拿奈希没办法,而且她甚至还得仰赖对方的帮助才能回到自己的身体,因此她也只能用力的怒瞪着奈希。

  对於好不容易达成这样结果的奈希来说,才不会因为莫离无伤痛痒的视线就改变主意,毕竟,更重要的是莫殇梨的意愿,因为一定要本人也同意了,她才有办法让莫殇梨留在这个世界,不过这种事情她是不会跟莫殇梨讲的。

  「好,那接下来莫离,你可以选择三个人,之後能够和她们直接在脑海中对话,就像刚才你跟莫殇梨说话那样。」

  「你是说本郡主甚至无法言语?!」莫离大惊失色的问。

  顶着莫离死亡的凝视,奈希乾笑着开口「呃哈哈,不然你想嘛,如果一只绿绣眼会说人话不是很奇怪吗?」

  而且这只绿绣眼还是个郡主就更让人难以接受了。

  「如果你决定好了,就在心里默默指定这个人就可以了,记住,只有三个人,所以一定要好好挑选喔。」

  还不等莫离反应过来,奈希丢下一句:「开启时空之门太累了,我去休息罗~」就消失的无影无踪,留下莫殇梨和莫离两人面面相觑。

主仆游戏的条件: 调教奴仆

*

  莫殇梨看着眼前对她怒目而视的女人很是头痛。

  据莫离所说,这个人是她的侍女兼护卫,同时也是她最信任的人,这也可以解释为什麽她会在莫离落水时表现出那般的急切惊慌,然而此时,这位名叫安蝶的少女正愤怒的注视着她。

  「莫离应该跟你说过了吧!我只是负责代替她完成愿望的。」莫殇梨又一次的解释。

  「是郡主!但你还是侵占了郡主的身体!害的郡主现在……现在……」泪水盈满了安蝶的眼眶,原先灵动有神的双眸现在正充斥着无比的怒火。

 莫殇梨叹了口气,无奈的说:「最晚不会超过三年,之後我就会回我的世界,而你的郡主也会平安的回到身体里的。」

  「反正我是不会认可你的!」

  「唉……」

  这样的对话已经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

  事情还得从几分钟前说起。

  奈希一消失後,原本静止的时间又开始流逝,莫殇梨一回神就看到一大片哭哭啼啼的人。

主仆游戏的条件: 调教奴仆

  「你跟她们说没事了,让她们都下去,然後叫安蝶来本郡主房间。」莫离不耐的声音在莫殇梨的脑海中响起。

  「没事了,大家都下去吧!然後安蝶,跟本郡主走。」

  说罢,莫殇梨迳自站了起来,手中捧着现在是莫离的幼鸟,朝着她指引的方向走去,也不管其他人错愕的神色,离开前还顺手从其中一位侍女的手中接过一条乾毛巾,边走边擦拭着。

  「是!郡主。」

  虽然很疑惑为何郡主没有像平常那般破口大骂,但身为一个衷心的侍女,安蝶还是很快地跟上莫殇梨的脚步。

  「第一个人,本郡主选安蝶。」莫离面无表情的开口。

  尽管从绿绣眼身上看不出莫离的表情,但莫殇梨可以从对方的语气中感受到她现在十分的恼火。

  毕竟,突然之间从人变成了鸟甚至还无法言语,任谁都会无法接受。

  「你确定?被一个侍女知道不会很造成很多麻烦吗?」

  「她是本郡主的侍女兼侍卫,可以信任,而且有她在,也比较方便瞒过其他人……」

  还来不及细问要瞒过什麽人,就听安蝶又道:「郡主,您真的没事吗?要不请大夫来替您瞧瞧?」

主仆游戏的条件: 调教奴仆

  「不用。」

  「可是您全身湿淋淋还一路吹风,很容易着凉的!要不还是请大夫来为您开点暖身的方子?」一路上,安蝶一直不放心的问着。

  「无妨。」

  但莫殇梨的回答也始终如一。

  「可是……」

  「到了,进去吧。」

  莫殇梨很快打断安蝶的话。

  不是她不想好好回答,而是这个少女从她落水之後就一直重复问着同样的问题,很希望她能好好的做个检查,确保是真的没事。

  看着眼前这个对她关怀备至的少女,莫殇梨觉得有些头大,安蝶对莫离的敬爱,连她一个初来乍到的陌生人都可以感受的到,她实在无法想像当安蝶知道她敬爱的郡主换了个人芯子会有什麽反应。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net/177922.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