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股调教扩张 调教下跪

青年对茫然不知所措的可岚喊:「与其在那边自怜,不如过来坐下。」

青年的声音打断了她悲伤的情绪,她落寞地想:「如果世界遗弃了我,至少身边还有一个不知打那冒出来的人,至少不会太孤单。」她缓步走到青年对面的木椅坐下,将手上的透明盒放在桌上。

青年态度温和,面带笑容,说:「世界的真相与你想得不一样,不用想太多。不过────如果你愿意多想,那不如再想深一点,整个世界可以因你的一个思想而有三百六十度的翻转。」

她茫然地看着年轻英俊但说话却异发成熟的青年。她听不懂他到底在说什麽,只想确认一件事,问:「我现在正在作梦吗?」

「每个人无时无刻都在作梦,基本上,大家都是活在自己创造的梦境里。」青年说。

可岚语气昂扬道:「所以我现在就是在作梦,老爷爷根本不存在?」

「我就是你口中的老爷爷。」

「你不是!他真的是一个老爷爷。他驼背、虚弱、全身发臭,而且他很可怜,我看到他时,他正在捡垃圾桶里的食物吃。」可岚一气呵成说完,态度坚决。

屁股调教扩张  调教下跪

「他跟你说他很可怜吗?」青年笑问,眼弯如月。

「没有!但他看起来就是很可怜。」可岚非常确定地说。

「看起来?嗯……那我现在看起来很可怜吗?」青年的脸上带着捉押的笑。

可岚将青年仔细地审视一番,说:「你看起来怎麽会可怜,你看起来就像是出身富裕家庭的青年。」

「但我跟你口中的老爷爷是同一个人,为什麽一下子可怜,一下子又不可怜了。」青年扁着嘴,带着俏皮的眼神。

可岚不明究理,问道:「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为何你一直说你就是老爷爷?」

「你口中的老爷爷只是“我”的其中一个外相,现在你看到的我,又是"我"的另一个外相。你瞧!外表根本不能表达任何本质。」青年说。

青年眼睛直盯着可岚,说:「你一直强调“可怜”的老爷爷,“驼背发臭”的老爷爷。如果他不可怜、不驼背也没有发臭,甚至──他不是老爷爷,那他是谁???」

屁股调教扩张  调教下跪

「他是……我不知道!我不认识他,他只是我偶然间遇到的陌生人。」可岚答。

「那好吧!不谈“老爷爷”,谈你!……如果你卸下失败、贫困、懦弱、孤独……等这些标签,那麽……你是谁???

你总不能推说你不认识你自己,你只是偶然间出生到这世上的陌生人吧!」青年说。

「我是……」可岚不敢相信,她居然也不知道她自己是谁?她从少女时代就开始思考生命的意义,但从未想过她是谁?

她突然想到了一个答案,自信满满地回答:「我是可岚。」

「所以,如果你换了一个名字,你就不再是你了吗?」青年瞅住她的眼说。

可岚惊觉自己的答案十分可笑,人们动不动就换名字改运气,所以名字完全不能说明一个人是谁。这是她第一次觉得自己完全不认识自己。

她低声怯懦地回答:「如果你说的那些标签都不存在後,我不知道我是谁。」

屁股调教扩张  调教下跪

就在可岚泄气於自己竟不知道自己是谁时,他递给她一杯“茶”。她带着疑惑接过茶,因为桌面上原本空无一物,除了她放上去的那个透明盒。

她喝了一口,感觉十分甘甜。它不是她喝过的任何“茶”,那液体是淡粉红色的。在喝过那口“茶”後,突然感觉很喜悦。

她心想……这不会是迷幻药吧?指着“茶”问:「这是什麽?」

「是心语树结的果子制成的。它的名字就叫“心语”,它能像你的好朋友般,放松你一直武装戒备的心。」他说。

「但刚才桌面上并没有你说的“心语”,它从那里冒出来的?」

「它一直都在,只是被你的心遮住了,像月蚀一样。你要学着开放你的思想,那麽你就能看到各种不同面貌的世界。」

青年笑看她满是疑惑天真的脸,说:「你知道贴标签只是一个游戏吗?」

「呃──」她又茫然无头绪了。

屁股调教扩张  调教下跪

他倾身向前,打开可岚面前的透明盒,盒内跳出的影像让她惊得反射性地将身子往後倾。

她禁不住内心的好奇,诚惶诚恐、小心谨慎地将身子略为向前,再次确认刚才掠过的影像:盒内有个浮在水面的婴儿,她正呵呵地笑着,欢欣地舞动着肥胖的手足,她全身赤裸,身上贴了许多发光的标签。

她低头再靠近些,看清那些标签上的字:敏感脆弱不爱己人、内向忧郁孤独离众、求学不顺事业多桀、桃花遍野来去无常、贫困交加挫折连连……。

她端视着被贴上许多负面标签却咯咯笑的婴儿,冰炭不相容的矛盾冲击着她。

蓦地,她对那个婴儿有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心头一震,眼泪不住地溢了出来,她不知道自己为何而哭。

「这是……?」可岚泪眼婆娑地看着青年。

「这是一个你在出生前设计的游戏,一个寻宝游戏,但不是寻金银财宝,这个宝是一个真正的宝──────“心的原点:最初的纯粹”。

你的游戏被你设计成不带前世记忆走出去,然後去体验所有你亲自贴上的标签,所有的标签都会迷蒙你的双眼,使你看不清你的"心的原点:最初的纯粹"。

屁股调教扩张  调教下跪

标签就像流沙,你若与它抗争就会深陷进去;反之,只要你信任出生前,你为了进化目的所亲自贴上的标签,接受它是你进化成长必要的养分,快乐谦虚地学习,标签自然就会脱落。

当最後一张标签也脱落时,你便能见到你"最初纯粹的模样"。如此一来,你便完成了这趟体验学习。

标签的性质在你对它批判前并没有好坏之分,它们毕竟全是你选择的标签,若硬要分好坏,那它们全是好的,肯定是对你再好不过了,不然你怎会做这样的选择。

你当初可是很兴奋地说:我要这个标签、我要那个标签、我要跟现在完全不同的所有标签……」青年说。

可岚压根不相信青年的话,她抹去泪,气愤地说:「你是说我故意陷害自己不得不经历这些痛苦,以证明我的失败吗?

你所说的游戏实在太可笑了,有谁会制造困境给自己呢?依我看,你不过是个出身富裕、完全不知人间疾苦的小孩。」

青年大笑说:「我可不是什麽小孩,我的年纪比你想得出的数字还要大。」

他接着说:「所有你遭遇的一切都只是为了进化而体验。你曾经为了体验做为一株草的感受,所以化身成为你所创造的草;

屁股调教扩张  调教下跪

接着你又想在感官上体验草,所以化身成为人类,去看去闻去触碰你创造的草;你曾经非常富足,但你无法充分体会富足,所以你藉由体验贫乏来认识富足;你曾经拥有很多爱,但你无法深刻体会爱,所以你藉由体验“不爱”来认识“爱”。」

青少年说完便闭上眼睛,当他睁开双眼时,一株草躺在他的掌心。他将草递给可岚,说:「这株草是你创造的。」

她凝视着手上的蓂荚草,惊讶地问:「我创造的???」

虽然蓂荚草在蝴蝶星很普通,不像她在这个奇幻世界见到的那些陌生奇特的植物,但即使是如此普通的草,她也无法信服那是她自己创造的。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net/177927.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