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腿张开粗暴挺进: 猛地挺进

两个人第一次的旅行在法国。

一场旅行太多值得回味的事情,难以纾解。唯一令顾半夏印象深刻的,是陆子熙在街上为她拆开的那一盒玫瑰花糖。

玫瑰花香与茴香籽,很精致的甜。在那一个浅尝辄止的吻里久久不散。

/

第一天,陆子熙便感到非常头疼。

原本是为了能有个好的开头,所以第一个景点安排在莎士比亚书店,结果顾半夏一进去就不愿意出来了。

把腿张开粗暴挺进: 猛地挺进

有书有咖啡,最重要的是有地方坐着,能坐着是多麽重要的一件事情呀。陆子熙只好连哄带骗地带着顾半夏去下一个景点。

游船在塞纳河上轻轻晃着。水波轻潋,岁月静好。岸边风景是一种浪漫的美,衬得身边人更好看几分。

/

第二天,顾半夏就把一半的预算花得七七八八了。

就算平时顾半夏再怎麽节俭,可是到了琳琅满目的精品区,耐不住心情好,忍不住就多买了几件。

陆子熙一点儿也没觉得有什麽,看她高兴花钱也是花得很愉快的。

把腿张开粗暴挺进: 猛地挺进

/

第三天,顾半夏喝醉了。

其实喝醉了也没什麽,顾半夏是属於不会发酒疯的类型,就乖乖巧巧的坐在那儿。可她不只坐着,一身勾勒出身材的长裙,高跟鞋在脚下踢踏踢踏地摆弄着,却又用一双迷蒙的眼神看着人。撒娇似地抱着人不放,软软糯糯地蹭着。

然後就这麽顺理成章地纵情了一整夜。

/

第四天,他们在凡尔赛宫外看了平生第一场雪。

把腿张开粗暴挺进: 猛地挺进

晶莹的雪打落在羽绒服上,化成道道水痕。顾半夏松开牵紧陆子熙的手,双手捧高,试图去接那些细小的雪珠。

「据说在第一场雪许的愿望都会实现,不许吗?」

「不许。」顾半夏放下双手,「我不许愿。有兔子先生在,那些愿望就没有必须被实现的必要了。对吧?」

「对。」

陆子熙宠溺地笑了笑,又牵起顾半夏的手,在细雪纷飞中十指紧扣。再也不分离。

/

把腿张开粗暴挺进: 猛地挺进

第五天,是旅行的最後一天。

他们在左岸牵着手散步,然後走进一间咖啡馆里,喝下在法国的最後一杯咖啡。

顾半夏喝咖啡从不心悸,可看着窗外来来去去的人影就觉得心里堵着难受。她忍着疼不说,然後轻轻用小指去勾陆子熙的。就这麽勾完了整杯咖啡的时间,然後在整个城市的浪漫里被目送着离开。

晚安。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net/178261.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