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翁儿小爱全文 福林儿初试云雨情

「项隼,我好想你!」她扔下手中的大包小包,冲上前环抱住他,一开口眼泪也跟着掉下来,沾湿了他的前襟。

「进来再说吧。」好半晌,项隼轻轻推开她,拉着她的行李箱转身进屋。

这屋子是典型的日式格局,有一条木造长廊,长廊一侧隔出了几个房间,虽然老旧,却是窗明几净,佟汐染乖顺地跟在项隼身后,走入起居室。

同德小镇依山傍海,起居室里有一大扇窗,能看见整片大海,景致十分美丽,项隼将她的行李放在角落,泡一壶茶搁在茶几上,「坐吧。」

「为什么要躲我?」佟汐染没有在沙发上落座,她走到项隼身前,仰头质问。

突来的见面令他措手不及,不知道该以怎样的心情面对她。

他喜欢她,却要不起她,除了自愿请调,还有一件事他没说。

那就是,陈美凡找过他,让他别再和佟汐染联繫。

他想,一方面是基于艺人合约,一方面可能也是局长的请託,总之,他反正是铁了心离开佟汐染,便同意配合。

他像个鸵鸟一样躲起来,只是没有想到,她竟会一个人偷偷跑来找他。那么远的距离,她一个娇滴滴的千金小姐,该有多折腾?

他想对她佯装冷漠,却发现自己根本办不到。

她的髮丝微乱,脸上的妆有些花,挂着两行泪,看上去楚楚可怜。

「染染。」他将她拥入怀里,只能道歉:「对不起。」

「你没回答我。为什么躲我?」

「因为那晚我失控了。」很多原因不能说,他就这么轻描淡写一个人揽起责任。

「你在控制什么?为什么要控制。」她不解,声音闷在他的胸膛里,一字一句都打进他的心。

佟汐染向来就是想什么要什么勇往直前,她永远也不会懂项隼的顾虑。

他低首,眼里碎星点点,藏了深蓝色的忧郁。

他必须控制,控制自己对她的喜欢,控制自己想要她的慾望。

可是这些,他该怎么解释?

于是他只能下结论:「我是个在黑帮卧底过的刑警,我配不上妳,妳值得更好。」

「在我心里,你就是最好的了!」佟汐染拼命摇头,环在他身上的双臂收得更紧。

「染染,我有女朋友了。」项隼让谎言将错就错,艰难地开口。

「那个,真的是你的女朋友吗?」她不相信,如果他有女朋友,那之前的暧昧亲吻算什么?

他放开她,她望着他,瞳眸里,映出自己的身影与他的愁绪。

「项隼,你知道的,我不在乎,这些我通通不在乎,我只想知道,你喜不喜欢我?」

唉!他早该知道她的离经叛道、她的任性妄为、她的惊世骇俗,这些世俗的道德观从来框架不了她。

可是,他瞅着她良久,却说不出口。

那是他最后的屏障,一旦说了,就什么也挡不住。

「我一个人坐了好久的车来这里找你,脚扭了,胳膊也被那个胖警察拽得好痛,就只是想知道你的一个答案,这么难吗?」佟汐染等不到他的回答,又急又委屈,想起自己的狼狈,乾脆坐在地上大哭。

她这样,看得他心疼得紧。

「傻瓜。」项隼上前抱起她,轻轻放在柔软的沙发椅上,蹲在她身前,细心检视她所说的伤。

白皙的手臂上还留着指印掐出来的红,不马上处理,隔日就会变成一块一块丑陋的瘀青,纤细的左脚踝也肿了一个大包,轻轻一按,她就哇哇叫,肯定也跌得得不轻。

「派出所那个胖警察好粗鲁,这些伤都是他弄的。」佟汐染嘟着嘴抱怨。

「这个大胖真是⋯⋯」项隼起身拿了简单的药箱过来,从里头取出一瓶药膏,轻轻地帮她上药。

「项隼,我的戏杀青了,爸爸打算把我送回美国。」佟汐染哀伤地说,「我是来跟你道别的。」

项隼揉捏着她伤处的手暂止,好半晌,两人之间只剩彼此的呼吸声。

「那样很好,妳的确是该把大学读完。」

「爸爸说,只要我乖乖拿到学位,到时候我要什么就依我,你给我个希望好不好?」她仰头求他。

项隼一听就知道,这是局长的缓兵之计,只为了让染染重新回到正确的人生轨迹,时空距离会改变很多事,谁知道一年半以后,会变什么样。

「什么希望?」项隼装不明白,将药膏放回药箱里,起身收妥。

「你喜欢我吗?」佟汐染看着他的背影,执着地一定要问出答案。

如果他不喜欢,那她就死心,不再回来了。

项隼缓缓转身,凝望着她。

那张洋溢着青春、特别美丽的容颜,充满着对他的期待,眼底的清透纯净深深地吸引着他,染染之于他,就像颗剔透的玻璃珠,揣在怀里怕碎,需要捧在手心里小心翼翼。

可是,还是想要拥有。

他轻叹了一口气,终究败给了自己的慾望,上前一步捧起她的脸,将她的髮丝拨到耳后,吻上了她的唇。

我喜欢妳,比妳想像的还要更喜欢。

 

佟汐染偎在项隼的胸膛上,觉得好像作梦一样,上次他吻她是因为喝醉成了禽兽,可今天,他是清醒的,代表他真的喜欢她,对吧?

她抚着自己仍在剧烈狂跳的心,陷入自我小剧场,开心地想大声尖叫,因此呈现一直在项隼怀里钻钻扭扭的状态。

「做什么动来动去?」项隼心头被挠得发痒,大掌压着她的小脑袋瓜,另只手在她腰际收拢,箍住她的不安分,却是语带宠溺问道。

「嘿嘿。」佟汐染先是偷笑两声,接着甜甜地唤着他:「项隼。」

「嗯?」他轻哼回应,声线温柔得像羽毛一样。

「你还没告诉我答案啊。」

「唉,真拿妳没办法。」

他不是都用行动说明了吗,这丫头就非亲耳听到才肯相信?项隼颇感无奈,用力收紧双臂,将她拥得更紧,低声在她耳畔低语:「染染,我爱妳。」

终于听到这朝思暮想的话,幸福来得让人措手不及,佟汐染这会又不敢相信了,深怕是幻觉,从他怀里仰起头,再一次确认,「真的吗?」

「这还能有假?」他笑。

佟汐染简直乐疯了,蓦地举高双手,宣誓一般大喊:「等我回来,我要马上嫁给你!」

项隼被她吓了一跳,一愣。

她的天真直率,是他最大的罩门,轻易冲破他的层层防备,并切一再进逼,没有丝毫停歇的空间。

「好,给妳嫁。」明知可行性很低,但这个时候,他把理智藏了起来。

两人相视而笑,接着佟汐染退离开他的怀抱,在房里跑来跑去,又叫又跳。

「非得这么激动吗?」项隼将她一把抓了回来,定在身前,捏了捏她的鼻头调侃。

「当然激动啊,我追你追了这么久,总算皇天不负苦心人。」即便被他的双手箝制着,佟汐染还是大动作示心中的雀跃与欢喜。

「哪里不负?妳忘了,我还有个女朋友?」项隼刮了刮她的脸,乐爱看她拧眉皱鼻的小表情。

「那个不是吧。」本来就怀疑真实性,事至此,她更加觉得那个真实性实在太低。

「怎么就不是了?」项隼挑眉,想听听她的分析。

「如果是,你还会这么轻鬆答应我的求婚、跟我说笑吗?」佟汐染斜睨着,面露潮红,看上去分外娇俏可人。

「妳成年没?这么急着想嫁人?都不害臊。」项隼撇嘴单边勾唇笑,取笑她。

「我床戏都差点拍了,你还问我成年没。」犹记他们初见面,她就跟他说了自己已经二十岁的事,他老兄怎么记性这么差。

「还敢说床戏?以后不准接床戏、亲热戏也不许!」

「唷,我都还没嫁,你就管那么多,我都还没问你呢。」佟汐染以纤指直戳他的胸膛,「说,从实招来,那个女人不是女朋友的话,是你的谁?」

「好朋友。」

「好、朋、友?」她琢磨着,双手叉腰,瞪大眼质问:「有多好?上过床吗?」

她才不相信,男女之间有纯友谊呢。

「到底妳这里都装了什么?」项隼失笑,一把将她揽过,猝不及防地堵住她的胡言乱语。

当然是用嘴。

「讨厌啦!」佟汐染被吻得晕头转向,待他放开她时,她张扬的气焰已经一点不剩,只余娇嗔耍赖的攻击力。

项隼将她定在身前审视着,「妳啊,髒兮兮的,先去洗个澡,换身衣服,我带妳出去吃晚餐,给妳找个旅馆住。」

「前面都行都答应,就最后一句不及格。」佟汐染叉腰嘟嘴,摇摇头表示不满。

「怎么就不及格?」

「我不要住旅馆,我要住你这里。」她起身走到窗边拉起自己的行李,左右看了看,自顾自地走出起居室。

他追上,从佟汐染背后搂住她好阻止她的脚步,下巴搁在她的肩头,往房间方向指了指,说:「我这里就一间房,给妳睡了我只能睡沙发。」

「那就够了,我只佔你一半的床,你也不用睡沙发。」她转身对着他露出天真却邪气满满的微笑。

「妳不怕我到半夜又变禽兽?」他恐吓她。

「不怕,谁禽兽还不知道呢。」佟汐染咯咯直笑,「带我去房间,我要洗澡。」

「真敢说。」项隼拗不过她,牵着她的手将她带到隔壁房间,给她取来乾净的毛巾,简单交代了下,道:「妳慢慢洗,休息一下,我出门买个东西。」

结果啊,佟汐染哪等得到半夜,半个钟头后,她就逼得他成了禽兽。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net/19942.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