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岸》踏上未知的土地爱上它吧 因为抵岸之处便为家

接触从意义上是孩子们的书时,对我来说,就像发现一个大宝矿,覆盖着闪闪发光的宝物,这也想要,那个也想要的,贪婪的买书。说是留给下一代都是买书的借口罢了。谁能预测那些小家伙以后的阅读品味呢?但有一本我将庄严地递给他,然后和他一起阅读。
  
  合上陈志勇的《抵岸》,我长吁了一口气,冬季的雨夜中,这本厚厚的无字书,给了我最温暖的拥抱,所谓照亮了前方的道路,大抵如此吧。书里没有陈一贯追求的绚丽色彩,都是泛着老照片式的灰黄色。对,照片,就是照片,书里那一页一页图画就如一帧一帧定格的图像,切下的时间碎片。故事从一位父亲挥别妻女抵达新城市开始,他由排斥、恐惧到适应、热爱,最终接来家人扎根于此。这不仅仅是一个有关移民的故事,这是所有离乡者共同的故事。陈大概是以这种方式向自己那位从印尼移民至澳洲的父亲致敬,可我在其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我自然不是什么移民,但对于现在所在的这座城市也算是个外来人口,所以不需要任何文字注解,我便能理解书中为何始终色调灰暗,也能体味为何他设计的那些蒸汽朋克式的建筑、人物都如此冰冷可怖——在一个初来乍到者的眼中,陌生的城市就是这样褪去所有色彩,一片黯淡;高大的建筑物就如钢铁怪兽般冷漠,拒人千里之外。那时候我常常觉得这城市简直大的没边儿,嘶吼着呼啸而过,我缩成越来越小的一团,拖着灰色的影子踽踽而行。当看着华灯初上时别家窗户透出的光,浮现在脑中的常是在爸妈身边的时光,这个时间我已该坐在桌边了吧;挂上打给奶奶的电话,我都要好一会才能回过神来;觉得这儿的饭菜口味淡,觉得这儿方言听不懂……
  后来,和书里那位先生一样,渐渐地我也发现了这座城市的可爱,慢慢地也跟上了它的节奏,春去秋来间,和它之间的羁绊越来越深。等到了第五个年头,我就在这座大大的城里,建起了自己小小的家。
  可是,总有什么始终萦绕在心上,乡愁真的浓的化不开。你不知道它潜伏在身体哪个地方,也许在洗热水澡时,也许在听到一段熟悉的旋律时,突然就相遇了,你再鼓励自己坚强也无用,只有将一双眼睛交付,独自垂泪。但读完这书后,它突然开始在我心里渐渐消融渐渐释然,我仿佛听到书里传出了歌声,唱着不要再执着地分清此岸与彼岸,不要再不断回望来路害怕忘了家,不要再把这座城市假象为敌人,因为你已经站到了这里。是啊,我要做的是全部的接纳,而不是反复拿昨天和今天比较,不断地用昨天去抗衡今天。
  
  日本图画书之父松居直说,图画书就像是幸福的种子,种在他们幼小的心中,自会发芽开花。所以我一定要把这本书一页一页讲给他听,不单是想让他知道,他的妈妈也曾跨过万水千山独自抵岸,更是想告诉他,开启未知的世界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那么难。我想他长大后也会远行,甚或是和我一样,为了理想抑或爱情离开故乡,到达一座新的城市。我希望那时他能想起这个故事,能懂得当双脚已经踏上某片土地时,就把心打开吧,交付吧,像爱故乡一样去爱这座新城吧,抵岸之处便为家。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net/19986.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