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我渣攻自己动txt_风暖雨花台16章以后

Chapter 17 陪~我~睡 受到打击的我在外头晃了半天,韩少宇的电话如轰炸般袭来。
「妳在哪?」
「妳还好吗?」
「笨狗妳可别乱跑。」
「要是不见怎么办?」
「给我你的地理位置,我去找妳。」
等等……我到底是为了谁把自己搞成这样啊!
「我!没事!」我在电话那头大喊着「我需要静一静!别打了。」
晚上六点。
我含着泪走进附近的便利商店,站在柜檯的店员觑了我一眼。
我直直走向放啤酒的地方,伸手一拿就是十罐。
「结帐。」走向柜檯后,我说,将篮子往前提。
「妳18岁了吗?」男店员看着我「请出示证件。」
我低下头忧愁的说「我高三了,要学测心情差,想借酒浇愁。」
「我也是!」男店员兴奋的说「同类啊!」
「卖不卖!」我邪邪一笑。
「卖!」男店员说。
「够意思!」我喊了声,往他肩膀一推。
这人真够好骗。

一打开家门就是一阵水声,韩少宇又在洗澡了。
怎么会有大男人这么爱洗澡?
我走到阳台,开了两瓶啤酒,一口气往肚子里灌。
一种温热在胸口散开来,一开始是温暖,后来有些灼热。
我只是外人。
说起来也没错,我太多管闲事。
无论是韩苓跟韩少宇,还是韩苓跟左老师,他们的事其实基本上都跟我无关。
我管那么多干嘛,到头来搞得自己那么难受。可是我偏偏又无法放韩少宇一个人难受。
因为我很在乎他,因为我认了他是我的一辈子。
但这家伙却老爱在自己母亲面前当个木头,
想到这,我就来气,将啤酒往嘴边凑,结果竟没出来半滴。
没了?
我转过身,从便利商店的塑胶袋里头拿起来新的啤酒。
喀啦一声,啤酒罐开了。
我晃了晃它。
其实这东西也没多了不起,说什么借酒浇愁,根本都是骗人的。
不过后面接的那句愁更愁倒是真的。
我啜了口,啤酒的滋味是很不错的,就可惜喝多了容易胖。
呀!晚上的风好冷,可是我的耳朵好热。
「喝酒不揪?」约莫十分钟后,韩少宇从我的身后出现,还带着沐浴乳的香气。
我呼了口气,指了一旁所剩无几的啤酒「自己拿不用谢。」
「妳醉了快穿我渣攻自己动txt_风暖雨花台16章以后快穿我渣攻自己动txt_风暖雨花台16章以后。」他说,伸手拿了一旁的啤酒。
「才没有。」我才没醉!没醉!
「醉酒的人都说自己没醉。」他伸手将我搂进怀里「怎么?被摆脸色看了?」
「你还敢说!你这个,木头!」我把头往前仰,再大力往后,用后脑杓大力的撞了他的胸口,喊道「木头木头木头木头木头木头!」
「好好好,我木头。」他更用力圈住我「妳都醉了就别喝了,我刚认识时候的乖乖牌去哪了,现在竟然偷喝酒,还有……」他挑眉「妳酒哪来的?妳这样子店员会卖妳?」
「我聪明!」我得意道「我自有对策!跟你这个呆子才不一样。」
「好,我呆子,妳别喝了。」语落,他伸手抢了我手中的罐子。
「吶!我的!我还要喝!我要!」我叫着,伴随着阵阵的晕眩感。
咚一声
我整个人倒在了韩少宇的怀里。
「别喝了,小酒鬼。」他说,然后宠溺的笑了。
韩少宇将我抱进了卧房里,放在床上,然后替我盖上被子。
「我不要!我还没洗澡,好髒,我不要睡觉!不睡觉啦!」我大力的拍打床的四周,想离开被窝,却又整个人飘飘然的完全使不上力。
「再吵,我就帮妳洗。」韩少宇令了声,眼神直直看着躺在床上的我。
「你,这个,色狼!」我哼了好大一声。
「好好睡觉。」韩少宇俯身,在我的额头上落下一吻后转身準备离开。
我却伸手拉住他。
「怎么了?」韩少宇回握了我的手,怔怔地看着我。
我对上他的视线,朝他嘻嘻一笑「陪~我~睡~」

特别番外(一)[少宇视角] 其实我真没料到有这一天,能亲眼看着平时理智的徐珈玳发酒疯的样子。
「韩少宇!陪我睡!」她踢着脚,像是小女孩闹着要玩。
「陪我睡!」她用力将我的手往她的方向拉「不准走!嗯~」
这女人醉了,酒精的力量还真是强大。
她的脸红的像桃子,不得不说,真是有够可爱。
「妳知道妳自己在说些什么吗?」我俯身,一手拨开她盖在脸上的长髮。
「知道……陪我睡……」她说,发出阵阵呢喃,张着圆圆的大眼看着我。
所以说我以后绝对不能让徐珈玳一个人在我的视线範围外喝醉。
要不然她包准会被其他男人叼走。
「妳快点睡觉,别乱说话了。」我笑了声,用手轻轻捏了她那红红的脸颊。
「我……不要!你要陪我睡!不然我不睡,不睡!不睡!我才不要睡……我偏不睡!不~睡~」她开始胡言乱语,白皙的手还不停的在空中乱挥。
真是……
我伸手扣住了她悬着的手。
「你也要睡!」她嘟起嘴,表示不悦。
「好好好。」我说。
她是怕做恶梦吧……那我就就躺在旁边好了。
我上了床,在她身旁半躺了下来。
她惺忪的闭起眼,白皙的脸衬着晕开的红,长长的睫毛还俏了些。
好可爱。
我轻抚着她的脸,那触感真的很柔,就像小婴儿一样。
「抱抱……」
她忽然出声,我还愣了下「妳干嘛?」
「我要抱抱。」她说,闭着眼睛整个人往我这靠了过来。
「诶诶……」我将身子往后挪了些,但她还是整只倒在我的怀里。
这女人……
「抱抱!」她突然大喊了声「你也要抱我!」
真是。
「好,好,好,抱。」我圈住她,两个人贴的紧紧躺在床上。
「以后我不在,妳不许自己一个人在外头喝酒,知道了吗?」我说。
她只是”嗯嗯啊啊”的回应我。
是说现在讲她明天早上肯定也会忘了,还是改天在告诉她好了。
我伸手抚她的髮丝,她虽然说自己没洗澡,但香味还是在她的髮上,没有离去,只是带了点酒气。
我低头想看她脸,视线却落在她那若隐若现的锁骨上。
衣服也不穿好……
我用右手拉了她的衣领,反倒被她打了好大一下。
「很热!」她叫了声,竟把衣服往上拉,露出她那细白的腰。
「妳真是够了,会感冒。」原本要伸手拉好她的衣服,结果她却把自己的身体蜷曲了起来,又更往我这里靠了些。
「暖暖……」她说,在我身上蹭了起来。
这感觉有点完蛋。
总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
「别把自己搞得像小猫似的。」于是我轻轻挪开她,拉开了些距离,我转身侧躺,背对她。
「嗯~」她呻吟了声,从背后抱住我。
贴在我背上那两团绵绵软软的触感不说,她的一只脚还跨在我的大腿上,左右磨蹭着。
这女人是想挑战我的自制力吗?
「抱抱……」她还在说,不一会儿便把自己的身子往上挪了些,开始吸吮着我的肩膀。
真的是够了。
我侧过身,两手撑在她的左右两肩。
「亲亲……」她嘟起嘴主动凑上我的唇,柔柔的双手在我的背上抚着。
而她的衣领好像要比方才更鬆垮些。
我微微推开她,对上她迷茫的视线。
「徐珈玳,妳在玩火。」我说,想警告她。
结果她却笑了,吻上我的耳垂,然后道「你胡说,我明明就是在玩你。」
很好,竟然敢玩我。
「妳自找的。」我说,然后吻上她。
我深吻着,她也没有推开我,就这样过了好一阵子。
「唔……没空气……呼……没空气……」一会儿后,她出声,有些不清楚,但我还是听得懂。
她的手拍打着我,我才赫然想起她不会换气的事。
于是我撬开她的唇,让她有喘息的空间。
「呼……呼……」她喘着,脸比刚才更红了。
我离开她的唇,抚了她的脸。
要不要这么烫?
我看着她,白皙的肌肤配上明显的锁骨,两只手摊在脸的左右两侧,红着脸闭着眼喘着,这模样要说多可口就有多可口。
「烫成这样还要玩?」我开口。
「不玩……只要抱抱」她说。
这女人,把我搞到有感觉了然后才跟我说她不要?
我低下头吸吮起她的脖子,一手伸进了她的衣里,抚上她的腰。
她不安分的晃着脖子,没多久便开始拍打我「嗯……不要!韩少宇不要!」她喊着。
小小的腰也开始左右摆着。
算了,免的这女人隔天又要说我趁人之危。
我起身离开了她。
她却又把我拉了回去。
我一个重心不稳,差点整个人压在她身上。
幸好只是差点,若真压到她,她那细细的骨头肯定当场碎掉。
「妳干嘛?这样很危险。」我说。
「陪我睡觉。」她说,闭着眼睛朝我嘻嘻一笑。
靠。
当老子吃素吗?
「徐珈玳。」我凑近她,感受她的鼻息,一点一点。
「我是有自制力的,但妳别太超过。」
「只是要睡觉!」她吼了声,伸出她的短臂要抱我。
算了,吃一天素也不错,要不然她将来怨我更麻烦。
「好,睡觉。」我吻了她,来到她旁边的空位拉了棉被。
「不要盖!热!」她推开我拉着棉被的手。
「那是因为妳喝酒了。」真受不了她,没事喝什么酒,本来不是乖乖牌一枚吗?
我躺下,她靠近我,像只小猫一样依偎在我的怀里「韩少宇……」她呢喃。
「干嘛?」我用双臂圈住她,笑着说「又要讨亲亲?」
「我……会陪这你,不管发生……什么事……就算没有韩苓,你还有我……你不会没有家,我会跟你……组,一个家。」她闭着眼说完,然后笑了。
要跟我组一个家啊!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想法?
我低头吻了她「那我们要生很多可爱的宝宝,嗯?」
「嗯……好,要生很可爱的宝宝,然后组一个很可爱的家庭。」她蹭了我,可爱的笑映在她的红脸上,是多么惹人怜爱。
我起身关了灯,回到位子上将手繫在她的腰际。
吮着她的脖子。
这一辈子能有她,我想我也没有什么不完整的了。
晚安,徐珈玳。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net/21592.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