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攻略:前女友的逆袭_风韵中年熟妇采集

见鬼的粉红色城堡? 梁采菲觉得她一定是疯了。
否则她怎会认为她看见一座粉红色的城堡?
怎么可能?这里虽然偏僻了些,但好歹也算靠近市区……粉红色的城堡?盖的人要不是童话浪漫得过头,就是钱太多没地方花吧?
不管了!梁采菲抓紧手中被大雨吹翻的摺伞,决定暂且躲到城堡屋廊下避雨。无论眼前这座城堡是否充满不对劲,在狂风暴雨的此刻里,都是能为她遮风挡雨的不二选择。
她冲到城堡大门前,收起摺伞,拍了拍髮上及肩上水珠,不经意抬头一瞧,城堡大门上方居然挂着个莫名其妙的牌匾,上头写着「乐乐美月老庙」。
乐乐美月老庙?
哈哈哈!这是什么东西?
姑且不论城堡上挂着匾额这件事有多乖违,这庙名也太没品味了吧?若不是担心有冒犯神祇的疑虑,梁采菲真想指着那个牌匾放声大笑。
嘎叽──身后蓦然传来一道声响。
梁采菲回首,便看见城堡大门在她眼前缓缓开启。
别闹了!神经病才会在一个人生地不熟的环境,走进一座莫名其妙的城堡里。《糖果屋》的故事没听过吗?梁采菲暗自心想。
「吓啊啊啊啊啊!」梁采菲都还没腹诽完,却猛然被一股力道拍进城堡大门里!
这是什么鬼?这也太邪门了吧?梁采菲惊慌失措地稳住踉跄脚步,城堡大门在她背后「砰」一声地关上!
好吧,这很显然是一道真的邪「门」,谁来放她出去啊啊啊?!
「嘿!外头有人吗?谁来帮我开个门?」四下无人,梁采菲几度拉门不开,于是猛烈拍起门扉,扯嗓叫喊。
没有,什么也没有……没有人回应她的呼唤,大门也文风未动……怎么办?
对!手机!她还有手机!
梁采菲连忙将包包内的手机拿出来。
很好,无论她拿上拿下、拿左拿右,如何摆弄位置,皆是没有收讯。
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不如先四处走走看看吧,也许有别的出口,也或许,城堡主人发现家中意外闯入不速之客,会巴不得赶紧将她撵走。
梁采菲随手抹了把脸,抓紧手中摺伞,心想若等等有什么突发状况,好歹能拿来防身;她深呼吸了几口气,强迫自己宁定心神,四处探看,可又不敢闯入太深,只好就在城堡大厅处张望。
浅粉红色的廊柱、深粉红色的天花板、粉白色的窗棂布幔……入眼所见皆是各种不同深浅的粉红,椅子上甚至还有几只不同尺寸的泰迪熊与她叫不出名称的绒毛娃娃,摆设梦幻粉嫩得不得了,这里根本怎么看也不像什么月老庙嘛!
欸?梁采菲才正这么想的时候,注意力便被前方桌子上的某些物事吸引住──
红线、铅钱,和喜糖?
居然真的有这种在月老庙才会出现的供品?
红线……哪个女人不好奇?谁都希望自己的恋情顺利。
就像她,虽然从上个月开始,就已经有了个人人称羡的交往对象,可她还是不禁会想,男友是否就是她命定的另一半,他们之间是否能够平平稳稳、步入婚姻,顺利迈向人生下一个阶段?这条红线是否能够保佑她呢?
梁采菲忍不住伸手碰了碰摆放在托盘中的红线,拿起一束细瞧。
「妳想偷拿这红线吗?」身旁陡然传来一道稚嫩童音,险些把梁采菲吓死!
梁采菲赶紧将手中红线扔进托盘里。
「我只是拿起来看一下而已,并没有想要偷拿。」不对,她这么急着解释,不是显得她很心虚吗?
梁采菲还想多说几句为自己辩白,转头一瞧,身旁根本没人。
不对,怎么可能没有?
梁采菲将原本平视的目光往下挪,视线便与一个有着粉红色头髮,绑着双马尾的小女孩相交。
「欸?」梁采菲微微后退,很明显吓了一跳。
小女孩皮肤白皙、脸颊蓬软,双眼明亮,看来很是讨人喜欢,但是粉红色头髮是怎么回事?Cosplay中毒吗?她是城堡主人的小孩吗?
「小妹妹,这里是妳家吗?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闯进来的。外头雨很大,我本来只是想避雨,可是──」
「既然妳都诚心诚意地祈求恋情顺利了,我就大发慈悲地成全妳吧。」小女孩好像全然不关心梁采菲为何会在这里似的,猝不及防打断她的话。
「什么?」梁采菲呆住。
什么诚心诚意?什么大发慈悲?火箭队吗?神奇宝贝还没过时吗?她还以为现在小孩都已经不看了呢。
不对,这不是重点,一定是这座城堡太奇怪,她才会也跟着奇怪了起来。
梁采菲摇了摇头,试图摇去杂乱的心思,不过,就算她把头摇昏,接下来的发展仍然越来越奇怪了。
「来,妳只要在这边投下香油钱,我就可以实现妳的愿望,还可以让妳把红线带回去。」小女孩举高一个粉红色小猪扑满到梁采菲眼前,兴致高昂地补上:「香油钱随便投多少都可以,看!我很好心吧!」得意洋洋。
「……」什么跟什么啊?想赚零用钱也不是这样的吧?梁采菲的嘴角不禁抽动了两下。
「小妹妹,妳这样恶作剧是不对的。」梁采菲将粉红色小猪扑满拍下去,和小女孩晓以大义。
「虽然跑进妳家是我不对,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妳不应该这样向陌生人讨零用钱,假如妳有想买的东西,应该向妳爸爸、妈妈说。再有,跟这些事情比起来,妳更应该先帮我打开大门,让我出──」
「谁在恶作剧?谁又是小妹妹了?梁采菲,我警告妳,我可是月老,妳再对我不敬,当心我把妳小指头上的红线剪了!」女孩个头小归小,可说起话来架式十足、气势惊人,一手做出剪刀状在梁采菲面前挥呀挥,一副真要剪梁采菲红线的模样。
「妳为什么知道我叫梁采菲?」梁采菲下意识缩回小指,再度吓坏。
「我不只知道妳叫梁采菲,我还知道妳有个刚交往不久的男朋友呢。」
太可怕了,这座城堡不只门很邪,就连小女孩也很邪啊!
「我要回去了,快帮我开门。」梁采菲已经不想管小女孩为何会知道她的姓名与男友这些事了,只想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
「门不就开着吗?」小女孩一脸梁采菲很莫名其妙的样子。
「欸?」梁采菲抬眸一看,果不其然,城堡大门不知何时早已打开。
妈妈,我想回家,这里真的太诡异了!梁采菲毫不犹豫,回身便走。
「红线不要了吗?」小女孩追在她身后问。
「当然不要!」谁敢拿啊?还嫌不够弔诡吗?梁采菲摇头摇得跟波浪鼓似的。
「算了,这次就当免费送妳吧,要记得帮我介绍信徒喔!还有,要记得请信徒给我香油钱。」小女孩法外开恩的口吻。
「……」又是香油钱?还来啊?
梁采菲已经完全不想理小女孩了,于是全没将小女孩的「这次就当免费送妳吧」这句话当一回事,只想尽速离开这个鬼地方,继续朝城堡大门口走,反正她什么都没有拿。
「对了,假如妳有事想找我,只要对着天空大喊『乐乐美』,我心情好的话就会出现的。」小女孩再度补上一句。
「……」谁会做这种白痴的事?梁采菲头也不回地大跨步走出城堡。
幸好外头大雨已经停了。
走离城堡一段距离之后,她小心翼翼回首探望,城堡还好好矗立在那里,并没有像《聊斋》或是任何鬼故事里的客栈或寺庙一样消失或成为一片废墟。
该说谢天谢地吗?
她有些庆幸地转回脸庞,低头,便看见她胸前挂着工作识别证,上面清清楚楚写着「梁采菲」三个大字。
对,她怎会忘了,她今天回总公司开会,理所当然配戴上能识别身分的工作证,并未取下。
难怪那个小女孩知道她叫什么名字,至于有个刚交往不久的男友这件事,小女孩大概是随口胡诌,恰好矇到吧。
真是的,她干么自己吓自己呀?
梁采菲安心了,将手中摺伞收至包包里,未料淑女包拉鍊才打开,便看见一束以粉红色绳结固定的红线,安妥地摆放在她包包内。
红线?这不是方才托盘里的其中一条吗?什么时候跑到她包包里?
虽然那个粉红色小女孩有说要送她,但她并没有答应,更何况,小女孩并没走近她,如何能将红线放进她的包包?
铃──梁采菲正在疑惑,行动电话便响了。
「喂?」梁采菲信手接起。
「采菲,妳在哪里?妳到家了吗?」来电显示是蒋均贤,梁采菲的男友,同时也任职于梁采菲所属公司的总公司,算是她的同事兼前辈。
可是……梁采菲狐疑地望了来电显示一眼,又将电话放到耳边。
「均贤?你的声音怎么怪怪的?感冒了?」奇怪,刚刚在总公司时,他的声音明明还好好的呀。
是手机有什么问题吗?怎会一时之间有种错觉,竟觉蒋均贤的声音听起来像个青少年?像变声期那种彆扭的青少年声嗓。
「声音怪怪?没有啊,我没有感冒,一切都很正常。先别管这些了,刚才雨好大,我手边工作已经忙完了,想去接妳,可妳电话一直打不通,没事吧?一切都好吗?」
本来梁采菲今天回去总公司开会,也是抱着和男友一同下班的打算,不料蒋均贤手边工作繁重,一时走不开,所以先行离开的她才会撞上那座粉红色城堡。
「我很好,没事,雨已经停了,大概刚刚经过收讯不好的地方,所以电话才会打不通。抱歉,让你担心了。」梁采菲拿着那束红线左瞧右瞧,犹豫了好一会儿,最后决定将粉红色城堡这件事略过不提。
这件事实在太奇怪了,就算告诉蒋均贤,他也一定会认为她在开玩笑,还是别说好了。
「采菲、采菲,妳在听吗?」电话那端陡然传来几声轻唤。
「有,我有在听,真的不用来接我,雨快穿攻略:前女友的逆袭_风韵中年熟妇采集快穿攻略:前女友的逆袭_风韵中年熟妇采集已经停了,我自己回去可以的。」梁采菲连忙将飘远的神思拉回来,回应蒋均贤的提问。
瞧,她和男友不是很顺利吗?
男友十分关心她,根本不需要什么奇怪的乐乐美月老庙和奇怪的红线,神经病才要帮粉红色小女孩介绍信徒!
梁采菲本想将包包内的红线随手扔进路旁的垃圾桶,可转念想想,又不免担心犯了什么忌讳,只好将红线藏进包包最深处。
好,她知道她鸵鸟,鸵鸟性格又怎样,反正没事就好。
「好吧,那妳路上小心,到家之后再打通电话给我,知道吗?」话筒彼端的男友温情叮嘱。
「好,我知道了,真是的,老把我当小孩,总爱碎碎念。」梁采菲嘴上抱怨归抱怨,出口的声音却甜腻腻的,心里也甜蜜蜜的,步履轻快地迈步回家。
这时候的她还不知道,现在的一切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她平静的生活从明天开始,即将天、翻、地、覆──

翻天覆地乐乐美 不对劲,一切都很不对劲。
怎么会这样?
捷运站里有很多穿西装、打领带,脚踩着正式皮鞋,一副赶着上班模样的小男孩,还有一些明明看起来很老,至少有五、六十岁的太太,却做粉领OL打扮,或是明明只有四、五岁大幼儿模样的孩童,身上却穿着捷运站务员的制服。
这一切都太诡异了,彷彿置身异世界的梁采菲惊慌失措地打量四周,低头快走,飞也似地往办公室方向狂奔。
一定是她昨晚没睡好,种种都是幻觉,等等就会消失的。
「梁小姐早,今天还是一样漂亮喔。」走进办公大楼一楼大厅,公司的保全警卫和她打招呼。
「早……」嘶──梁采菲抬眸的同时,硬生生吞下一声惊呼,倒抽了好大一口气。
居然连保全先生也是这样!
明明保全先生昨天还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壮年男子,今日却变成一个顶多国中年纪的青少年。
太诡异了!梁采菲朝保全先生随便点了个头,惊魂未定地迅速闪进电梯内,以最快的速度按下楼层键。
幸好她来得早,电梯内没有别人,她可以趁电梯上行至十九层的时间好好冷静一下,她……
「啊啊啊啊啊!」梁采菲对着电梯内的镜子尖叫!
怎么回事?镜子里的那个女人看起来好老,那抬头纹和法令纹是谁的?!看起来好可怕啊!妈──
怎么办?她是不是眼睛或是大脑出了什么问题?是不是今天应该先请假回家?
可是,现在正值暑假,而她任职的立璟公司,负责的是各大品牌公司的行销赠品外包工作,所谓的赠品外包工作,指的就是那种,饮料或泡麵包装上的抽奖活动、买印表机送墨水匣,或是买什么东西送机票的各类促销活动。
举凡这些大小活动,只要承包给立璟,就涵盖在她的业务範畴里,她必须审核每一件寄来的抽奖资料,再根据奖项,一一委外发配出去。
暑假向来是促销活动最多、最五花八门,来函量与业务量最大的时候,而她是赠品小组的小主管,一天不上班,整体效率就会差很多,整体效率差很多,没收到赠品的客诉电话就会多更多,她怎能搬这么大的石头砸自己的脚?
不行不行,还是乖乖去上班吧,也许等等她就会发现一切都是幻象,吓不倒她的。
叮──梁采菲深呼吸,随着电梯门打开的铃声跨出去,刷了门禁卡,进了办公室,坐在办公桌前,说服自己宁定心神,开始办公。
渐渐地,走进办公室里的人越来越多,经过她身旁的同事也越来越多,她低头假装忙碌,不敢抬眼向他们道早;虽然她是真的很忙,但更多理由是她不敢直视这些外貌年龄与昨日相差许多的同事。
对,外貌年龄……梁采菲想起了些什么,陡然一愕。
那她眼里现在所看见的是什么?这些与实际年龄不符的外貌是否有个规则可循?难道是精神年龄吗?
鼓起勇气确认一下好了,梁采菲扬眸,悄悄审视四周同事──
坐在她对面的,是她的部门大主管──经理李苹,实际年龄三十五岁,目前的外貌年龄是五、六十岁左右,虽然犹有姿色,但已经完全不是她之前憧憬的那位完美女神主管;而刚刚从她前面走过去的是会计小姐,实际年龄四十岁,外貌年龄则几乎是七、八十岁,腰都弯了、背也驼了。
怎么回事?女人看起来都比实际年龄老,男人则相对的都比较小……
梁采菲觉得她眼里所见的其实是精神年龄这个可能性更高了,怔怔咬着原子笔盖思忖。
「梁姐,早安!」一声精神抖擞的招呼打破她的沉思。
梁采菲扬睫一抬,複杂的心情瞬间升起一线曙光!
瞧!这刚进办公室,正精神奕奕向她打招呼的工读生向敏敏,不还是那副二十岁青春无敌、娇俏可人的模样吗?
太好了!谢天谢地、阿弥陀佛、阿门!她怪异的眼睛恢复正常了!梁采菲感动得好想哭啊!
「早安,敏敏。」梁采菲回应在她身旁坐下的向敏敏。向敏敏的座位紧邻着她的。
「梁姐,妳在想什么?我远远的就看见妳在发呆。」向敏敏朝气蓬勃地问她。
「没有啊,我没有在想什么。」别闹了!这要如何对他人启齿啊?
梁采菲慌张否认,也许是有点心虚的缘故,匆忙中碰倒了放在身后的包包,五花八门的随身物品与一串红线从她包包的最底层掉出来。
对,粉红色城堡、粉红色小女孩、莫名其妙的红线,仔细回想,从她离开粉红色城堡之后,一切就开始不对劲了。梁采菲望着那串红线发楞。
「哇噢!红线耶!是很有名那个霞海城隍庙求的吗?好好喔,我也想去求一条。」向敏敏一边帮梁采菲捡东西,一边高兴地怪叫。
「……」妳不会想要的!眼珠挖出来跟我换啊啊啊!蹲着捡东西的梁采菲很想如此对向敏敏吶喊,可惜她不行。
「咦?话说回来,梁姐,妳为何要求红线啊?妳不是已经有蒋大哥了吗?蒋大哥那么好,妳该不会是想换对象吧?」向敏敏将捡起的物品全数递还给梁采菲,纳闷地问。
虽说办公室恋情向来应该低调,不过立璟公司业务範围较活泼,风气较开放,并未明文禁止员工谈恋爱,而梁采菲和蒋均贤又分属子母公司,彼此不在同一间办公室里,根本不用担心他们会因为一起工作出什么乱子,于是主管不介意,当事人也并未刻意隐瞒。
金童玉女嘛,两人都适婚年龄了,大家乐见其成,向敏敏和大多数同事一样,都是这么想的。
「敏敏,少在那里胡说八道了,等等传出去,害采菲跟男朋友吵架。」对面的李苹不知何时已经走过来这里,用档案夹敲了一下向敏敏的脑袋,又瞥了一眼梁采菲手上拿着的红线。
「红线不只可以用来祈求遇到合适对象,还可以用来祈求恋情顺利的。」李苹解释,眼神微微黯淡,因想起往事若有所思。婚前,她曾经也求过一条。
「啊痛痛痛!苹姐,会变笨的。」向敏敏摀着头唉唉叫。「我怎么知道嘛!我以为红线就是用来求男人的啊,还以为梁姐跟蒋大哥怎么了咧。」
「我不会变笨,而妳已经很笨了……喏,采菲,新的客户资料给妳,中午前记得跟对方连络。」李苹将档案夹交给梁采菲。
「好,谢谢。」梁采菲接过档案夹,看了看仍比昨天老了许多的主管李苹,再度一愕,赶紧移开视线,将拿在手里的邪门红线塞回包包里。
唉,李苹还是没有恢复往昔青春,只有向敏敏还是那副天真不谙世事的娇俏模样,可见她的眼睛根本丝毫没有恢复啊,梁采菲又开始挫败了。
「真是霞海城隍庙?」李苹注意到梁采菲微微发怔的神情与手上的动作,好奇一问。
「不是啦,只是住家附近一间小庙。」梁采菲根本不敢抬头看李苹,嚥了嚥口水,回应得有点心虚。难不成要说是乐乐美城堡吗?
「住家附近?灵吗?带我去带我去!」向敏敏的神情与声音同样喜孜孜。
「敏敏妳还这么年轻,求什么红线啊?」梁采菲回应得很没好气。其实她真正想说的是:快逃啊!孩子。
「哎哟!我也很想找到像蒋大哥那样的对象呀。高富帅,谁不想要?」蒋均贤出身名门、家世优渥、颜值既高,工作能力又不错,根本就是子母两间公司都盖章认证的白马王子,向敏敏只差没捧颊了。
虽然有人这么欣赏自家男友是很好啦,但是……
「我以为妳应该喜欢年轻一点的,像什么菜市场半裸小鲜肉那种。」蒋均贤怎么说都三十有二了,这是二十岁小女生的理想对象吗?梁采菲纳闷。
「就是,敏敏妳应该喜欢程耀那种。」回到座位的李苹朝这头附和。她向来是个开明的主管,适当的聊天有助于下属们身心健康。
「成药?什么成药啊?西药房买的那种?」梁采菲不解的同时,也很高兴李苹回座位去了,有隔板稍微挡着,她才可以不那么想尖叫一点。
看昨日女神成为今日大婶,而且还是崇拜多年的主管,真的很令人崩溃。
「啊!对,梁姐妳昨天回总公司去了所以没看见,程耀就是那个啊,跟我们合作的物流公司派来的新收送员。」向敏敏热情无比地解释。
「喔?」梁采菲挑眉。她们做的是寄送赠品的工作,每天都要处理大量邮件,理所当然有配合的物流公司。
「梁姐,妳都不知道,那个程耀昨天下午来的时候,整间办公室里本来在打瞌睡的姐姐们顿时都活了起来。」向敏敏推了推梁采菲手肘,讲得活灵活现的,水泥丛林里的办公室生活有多无趣可见一斑。
「有这么夸张吗?有比上回新闻报导那个菜市场卖床单的小鲜肉时更夸张吗?」从一大早便惊吓连连,险些没崩溃的梁采菲终于笑了。
「就有啊!」向敏敏一脸「真是够了」的表情。
「我也觉得很离谱呀!那个程耀不过就是高了一点,娃娃脸了一点,大腿结实了一点,胸肌壮了一点,还有颗小虎牙和酒窝,姐姐们就说他是天菜小鲜肉,可我左看右看上看下看都觉得还好呀,还是像蒋大哥那种成熟稳重的菁……咳咳咳,金色山麦好吃……」向敏敏突然乾咳了起来,话锋无预警乱转,神色不自在地瞟向办公室入口。
「向敏敏,妳干么啊?髒死了!」梁采菲摀住口鼻,一脸惊骇地在猛对着她咳嗽,还喷了她几滴口水的向敏敏前面乱搧。
「请问,妳是梁组长吗?」身后传来一道声音,配上向敏敏尴尬比着前方的手指,这下梁采菲不用回头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对,她是赠品小组的组长,配合厂商通常都是这么唤她的。
依向敏敏这反应,显然是她背后有厂商来了吧?
「梁组长,妳好,我是『吉猫邮通』的程耀,以后贵部门的物材都由我来负责收送,这是我的名片。」
程耀?这么巧?说人人到。
方才与向敏敏瞎聊了一阵,完全放鬆警戒的梁采菲全无防备地回首,接着再度惊呆。
程耀小弟弟……对,毫无疑问的程耀小弟弟,恭恭敬敬地递上他的名片。
不管他是几岁的小鲜肉,不管他刚才被形容得多么娃娃脸多可爱又或是身材多精壮,此时看在梁采菲眼里都只是个头大身体小的小学生,而且还是低年级那种。
连盘肉都称不上,顶多只是肉末罢了。
「你好,我是梁采菲,来,我带你去看我们的仓库,以后还请多多照顾。」梁采菲接过程耀递来的名片,端上最亲切无害的职业笑容,音调持稳,实则内心懊恼,真心感到快发疯了。
这样下去还怎么得了?这已经不单单是视觉与观感问题,再这样下去,她不只精神错乱,待人接物也会很有问题的啊啊啊!
谁会这样跟一个小学男生讲话?!现在是宅配先生而已,未来她还会碰上各式各样不同的业务、窗口与老闆,她要怎么过接下来的日子啊?
「对了,假如妳有事想找我,只要对着天空大喊『乐乐美』,我心情好的话就会出现的。」
对,一定就是她!粉红色小女孩昨日说的话陡然窜入梁采菲脑海。
没错,一定是那座邪门的城堡,一定是那个邪门的小女孩,小女孩一定是在记恨她没有给她香油钱!
乐──乐──美──
梁采菲咬牙切齿,决定去找个空旷的地方仰天大叫!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net/21600.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