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攻略:撩男神100式_风韵熟妇宾馆自拍

送货兼卖卫生纸? 自从程耀毫无疑问地接受了梁采菲的「怪异」之后,梁采菲也越来越能接受自己的「怪异」了。
她正常上下班,逐渐习惯青少年警卫保全、大婶主管、老人会计,与各式各样衣着打扮与年龄不符的人,并且开始认为那就是他们原本的模样。
她的生活回到常轨,除了蒋均贤避不见面,不再与她连络一事以外。
坦白说,她不太明白蒋均贤究竟是需要时间冷静沉澱一下他们之间的关係,还是已经片面决定要分手,可由蒋均贤明明就与她分属子母公司,却还可以令她找不到人一事,可见躲她的决心有多强烈,而她暂时还不想去打开那个潘朵拉的盒子。
工作工作工作,别管男人了,先把荷包赚饱饱準没错。
午休时间,梁采菲坐在电脑前,一边吃午餐,一边处理公务。
「梁姐、梁姐,全世界最美丽聪明可爱的梁姐──」向敏敏一脸讨好地蹭到她身边来。
「干么?无事谄媚,绝对有鬼。」梁采菲扬睫睐她。
「我今天可不可以提早一个小时下班?」向敏敏笑得极其逢迎。
「就知道……怎么了?有什么事吗?」梁采菲哼哼,真是拿这张青春无敌的笑脸没办法,又好笑又好气。
「学长约我去看电影。」向敏敏说得神秘兮兮,又笑得甜甜蜜蜜的。
「Excuse me,是我听错了吗?妳前几天还在说白领菁英高富帅很棒,今天马上转移目标换学长?」向敏敏是仍在学的工读生,有几个学长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
「哎哟!学长未来发展可期,也是高富帅一族的潜力资优股。」
「好好好,年轻人谈恋爱有益身心健康,但是,不能约下班后吗?有差这一个小时?」
「学长已经订好票了呀。」
「他没问妳时间,就擅自订好票?」梁采菲忍不住皱起眉头。
「哈哈哈!这点小细节就不要在意了。」向敏敏打哈哈。
「魔鬼藏在细节里。」梁采菲白向敏敏一眼,有感而发。
仔细想想,蒋均贤也是个十分专断独裁的人,向来不爱过问她意见,也难怪彼此之间一出问题,他就人间蒸发,连沟通也不愿与她沟通。
如今发生的一切都有迹可循,只是当时的她被恋爱感沖昏头,所以没发现罢了,而她一直都拿向敏敏当妹妹看待,当然不愿向敏敏遇人不淑。
「哎哟,梁姐,好不好嘛?」见梁采菲迟迟没回话,向敏敏摇了摇她手臂撒娇。
「好啦好啦!明天多上一小时补回来。」她虽是小主管,但多问几句只是不愿向敏敏受伤而已,工作上能包容的,她仍会尽量包容。
「就知道梁姐妳最好了,我马上去回电话给学长。」向敏敏蹦蹦跳跳地离开办公室,脸上那个恋爱中的光采,真是藏也藏不住。
向敏敏离开办公室时,上午去开会的李苹正好错身进来。
「采菲,早上签了两个新案子,活动月底就要开始,妳记得要再多找几个工读生,若有必要,正职也可以。」李苹走到梁采菲座位旁,提声交代。
「好,我等等就开放104的求才讯息,有合适人选的话,我会让他们转正职的。」梁采菲抬头回应,视线与李苹相交时,不禁怔愕了会儿快穿攻略:撩男神100式_风韵熟妇宾馆自拍快穿攻略:撩男神100式_风韵熟妇宾馆自拍
不过短短几日,李苹又苍老了几岁,真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事,偏偏又不好开口发问。
「怎么了?」李苹察觉梁采菲神情有异,问。
「没有。」梁采菲摇头,这还能怎么说?
「没有就继续忙吧。」见梁采菲没说话,李苹踩着高跟鞋回座位。
梁采菲怔怔望着李苹背影好半晌,回神,告诉自己多思无益,持续专注在手边工作,就这么一路忙到下班时间,办公室里的人来来去去,程耀小弟弟也出现了。
「梁组长,我来收货。」推着平板推车的程耀小弟弟面容依旧童稚,也依旧笑得十分灿烂。
或许是因为上次与程耀的互动很愉快,也或许是因为他看起来就是一脸天真无害小男孩的阳光模样,令梁采菲一见到他就觉得心情挺好。
事实证明,她也可以和小学低年级的男生成为忘年之交的……咦?忘年之交这词是这么用的吗?梁采菲把心思拉回至公事上,唇角淡淡啣笑。
「今天东西比较多,明细在这里,你最好先详细点过,免得回公司对不上帐,得赔钱,我去帮你开仓库。」梁采菲拿着仓库钥匙起身。
与他们配合的各家厂商赠品品项不同,数量又多,随便换算下来,市值都超过好几十万,囤放赠品的仓库平时当然是上锁的,梁采菲一边走一边提醒程耀。
「好,我知道了,谢谢梁组长。」程耀接过梁采菲手里的货物明细往前走,不经意之间,一本被捲成筒状的薄薄目录从他屁股后口袋掉出来。
「喏,还你。」梁采菲眼明手快地捡起来。
「谢谢。」程耀伸手接过,时常劳动的黝黑手掌与梁采菲镇日在办公室里工作的白皙手掌呈现强烈对比。
「你也买邮购?」梁采菲不自禁瞟了那目录一眼。她还以为男孩子都对网购、邮购这些东西没兴趣呢。
「不是,这是我们公司的商品目录。」程耀摇头。
「你们公司的?」梁采菲定睛一看,上头果然印着大大的「吉猫快递」。
「是啊,都是我们公司的合作厂商,贩售商品有甜点、水果,还有些日常家用品,像洗髮精、卫生纸之类的,客人可以跟我们成箱订,我们会直接送到府。」程耀如实回答,快速翻了几页给她看。
「这年头物流司机还要兼卖卫生纸?」梁采菲不可置信,这就和银行行员要顺便推销信用卡、邮局柜员要卖保险一样令人感到匪夷所思。
「是啊,一个月要做五千块业绩,梁组长妳有兴趣的话,我可以给妳一本目录。」程耀整句话都是带着笑容说的,说得很自然,既没有业务员的油腔滑调,也没有被逼着推销商品的不好意思。
「……你是因为帮我送过网购商品,所以才问我的吗?好吧,我就是个喜欢网购团购的阿宅,我承认。」梁采菲无奈,直言不讳。
「哈哈哈!谁让我上次刚好送到妳家。」程耀大笑。
他发觉,梁采菲虽是公司主管,但并没有主管派头,不像其它的客户,总有一种嫌弃物流司机的高高在上感。
「真是的。」梁采菲被程耀的回应弄得又好笑又好气,盯着他笑出的那颗虎牙,突然想到,公司正好缺人,而他的工作似乎也十分辛苦,假若他有意愿,她是不是刚好可以提供给他一个转换跑道的机会?
梁采菲忽尔沉默下来,程耀不知她在思忖些什么,突然觉得很有必要解释一下。
「梁组长,我是开玩笑的,妳放心,我只是顺口问一下,不会利用收货时间在你们公司里到处兜售,影响你们上班的。」要是让梁采菲有这种误会,那就不好了。
「我不是在担心这个,只是想问你,你有意愿来我们公司工作吗?」
「啊?」程耀呆住。
「先来当工读生,主要工作是拆封活动邮件、审核活动资格、Key in建档……打字速度是小事,打久了就会快,我看你做事蛮细心,应该做得来,倘若做得不错,未来可以转正职,收入也算稳定,至少可以坐办公室,不用在外头跑来跑去兼推销。」梁采菲言简意赅地说明。
「梁组长,妳找小学男生工作啊?」想起他在梁采菲眼中是小学低年级男生,程耀再度笑了。
「是啊,小朋友在外头风吹日晒雨淋很辛苦,居然还得兼差卖卫生纸,姐姐我看不下去。」看他晒得黑黝黝的,额际还有汗,谁不喜欢朝九晚五吹冷气?梁采菲半开玩笑半认真。
「妳的眼睛现在还是那样吗?」程耀比了比自己的眼角,梁采菲当然知道他说的「那样」是「哪样」。
「是啊。」梁采菲点头。
「那妳男朋友和他父母……」
「不提他们。」梁采菲避开不想谈的话题,迅速将重点拉回来。「如何?考虑换工作吗?这份工作很稳定,做久了也很有成就感。」
「话是这么说没错啦,可是当物流司机也是很有成就感的。」程耀彷彿为了证明自己的说法似的,边说边点头。
「没关係,不勉强。」不知他是真心热爱工作,还是在说客套话,梁采菲耸了耸肩。
程耀瞅着她的反应,沉默了片刻。
「欸,梁组长,妳可以下班了吗?」程耀陡然抛出这句。
「可以啊,我手边工作完成的差不多了,只要收拾好东西就可以走了。」虽然不知他为何如此问,梁采菲还是回眸望了一眼办公桌。
「那妳下班后有别的活动吗?」程耀的眼神突然亮了起来。
「没有。」他要干么?梁采菲的眉头拧了起来。
「要不要跟我去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
「来就知道了。」程耀抿了抿唇,带着一丝神祕。
「……」她应该要去吗?梁采菲疑惑地挑眉。
「好吗?」程耀露出的那颗小虎牙彷彿在和她招手。
「没什么不好,我没事。」反正他只是个低年级幼童,不会有事的,梁采菲心想。
「来。」程耀对她笑出一整个晴天。

『来』 所谓的「来」,究竟是要去哪里呢?
「去送货」,梁采菲很迅速地得到了这个答案。
不是什么花前月下烛光晚餐,只是单纯地陪程耀将那些刚从公司搬出去的赠品载到「吉猫」的仓库去存放,再由吉猫仓库领出今晚的待送物件,準备风尘僕僕地,挨家挨户去送货。
梁采菲其实并没有期待与一个低年级幼童花前月下烛光晚餐,但对于程耀带她来送货这件事感到百思不解。
「梁组长,妳是第一次来我们公司的仓库吗?」程耀在吉猫仓库内,一边点交物件,一边问她。
「是啊,跟你们配合那么多年了,今天才知道原来你们仓库长这样。」梁采菲不打扰程耀忙碌,随意走看。
这是冰柜、那是冷藏柜、那是一般货物,宅配箱和点收单统一放在那里……
坦白说,虽不明白程耀为何带她来,但眼前事物确实有趣,也很新鲜。
她还注意到停放在旁边那部大货车车身上有程耀的名字。
两侧车门上都写了大大「程耀」两字,应该是他载送公司物件时的专用车,和他开到立璟时的那台用来收发公司户赠品的公务车不一样。
「梁组长,我好了喔,上车吧。」程耀忙完,为她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不忘交代,「这车比较高,上车小心。」
「好。」OL的绝技就是穿着高跟鞋无所不能,梁采菲毫无障碍地迈步上车,兴沖沖地左瞧右瞧。
大货车真的很不一样,视野比较高,座位比较厚实,仪表板也……
「吓!」梁采菲突然惊叫了好大一声。
「梁组长,妳怎么了?」刚坐进驾驶座的程耀也被她吓了好大一跳。
「这这这──」梁采菲颤颤巍巍地指着车前置物空间上的某样东西。
红线?红线?!这不是乐乐美那条红线吗?
乐乐美的那串红线是以粉红色绳结固定的,很特别,和一般红线不一样,她绝不会错认的。
「程耀,你求红线啊?」梁采菲震惊了许久,才终于找回失去的声音。
「红线?」程耀顺着梁采菲手指的方向望去。「喔,这个啊,那是我有一天开车时,从窗户飞进来的。」
从窗户飞进来的?该不会是她在乐乐美面前赌气将红线往下扔那时候吧?这样也行?
「没有人告诉过你,来路不明的东西不要乱捡吗?万一是头髮或指甲,你说不定就莫名娶亲了。」
「哈哈哈!那又不是捡的,那是从窗户飞进来的啊,梁组长妳不觉得很神奇,也很有缘吗?」
「很邪门。」梁采菲毫不留情地回,彷彿看见乐乐美在她眼前畅怀大笑。
别闹了!程耀这个低年级幼童该不会是乐乐美替她找的对象吧?
她连程耀原本样貌是圆是扁都没瞧过,而谁会对低年级幼童有什么见鬼的妄念与遐想,更何况谈恋爱!乐乐美究竟要怎么整她才高兴啊?!
「哈哈哈哈哈,好吧,邪门就邪门,这么邪门的东西一定要留着做纪念,妳说对吧?」程耀被梁采菲的回答逗得很乐。
他默默瞅着梁采菲,发觉他真喜欢看她。
初次在办公室里见到她时,她衣着简约优雅,双眼明灿,身材姣好,长髮柔顺,是个令他感到十分有距离感的美人;更何况她在公司里身负管理职,言谈举止之间都是那副干练精明的OL样,更令他感到高贵不可亲近。
可自从上回送货到她家,她向他坦承眼睛有状况之后,一切就不是这么回事了。
她的自白令他感到不可思议,可他却找不到任何她需要欺骗他的理由。
她脸部表情丰富,时而懊恼、时而沮丧,有时还不知噘着嘴在闹什么脾气,好玩得不得了,也可爱得不得了。
他相信她的自白,并且感觉她是个坦诚率真的人;他很喜欢跟她在一起,也很喜欢她坐在他车上,和他拌嘴。
「什么邪门的东西要留着做纪念?程耀,你到底几岁啊?怎么会这么幼稚?」
「七岁啊,了不起八岁。」程耀回答得毫不犹豫,
「……」梁采菲嘴角抽动,瞬间有种被打败的错觉。
「小学低年级不就是这年纪吗?眼见为凭嘛。」程耀此时笑出的那颗虎牙看在梁采菲眼里有点欠揍。
「呿,还真敢讲。」梁采菲被他弄得有些好笑,可又不愿真的笑出来,佯怒瞪着他的美眸里满是笑意。
程耀笑着睐她,确认她已经繫好安全带,发动引擎。
「抱歉,把妳带来一群男人的地盘,还让妳等了一会儿,妳一定觉得很臭吧?」程耀一边转动方向盘,一边倒车离开吉猫仓库。
真的不是他要说,一两个还好,但一群宅配送货员们聚集在同一个空间里的时候,那汗水味可不是开玩笑的。
「臭是还好,不过是游乐场。」梁采菲看着窗外,再转头回来望向程耀的侧颜,不禁出神一愕。
怎么会这样呢?
不论年纪,男人、男孩或幼童开车的模样都很好看──
专注凝视路况的炯炯双目,转动方向盘的黝黑双手,挺直的鼻梁,与锐利的脸部线条……
STOP!谁刚刚说谁会对幼童有什么遐想?梁采菲摇了摇头,赶紧把脑海里乱七八糟的念头摇掉。
又来了,她不知道又因为想起什么在呕气了。
程耀将她可爱的反应尽收眼底,心中好笑,接续刚才话题。
「游乐场?通通都是小朋友?」
「是。」梁采菲点头。
「哈哈哈!我就知道我的同事们也都很幼稚。兄弟们,改日一起带乖乖去远足吧!」程耀看来很乐。当然啊,怎么可以只有他一人是低年级幼童?幼童不寂寞。
真是的,他玩兴真的很重,梁采菲这下再怎么尽力,也忍不住笑出声来。
「对了,我们要去哪?」既然她都已经上车了,这下可以说了吧?
「去看我未来的老婆。」程耀笑容晏晏,持续卖关子。
「什么?」什么未来的老婆?梁采菲一怔。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net/21602.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