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构事物和集体想像建构出的人类大历史

《人类简史:从动物到上帝》(Sapiens: A Brief History of Humankind)在国际畅销书榜上很红,是《纽约时报》科学类书籍的第一名!
虚构事物和集体想像建构出的人类大历史
我对这类跨几千几万年的全球「大历史」很感兴趣,但也了解因为时空跨度的关系,总有些地方照顾不到而有疏漏或不精确。在读《人类简史》之前,也抱着这样的想法,可是一读《人类简史》,却整个惊呆了。一般上而言,人文学者对许多科学研究的意涵掌握得很粗浅,这是专业有专攻,即使大师也甚少都全面顾及。可是,尤瓦尔·赫拉利(Yuval Noah Harari),这位最初专研中世纪史和军事史的历史学者,居然对科学研究的精确掌握并且涉及的层面之又深又广,他的博学多闻真的是到令人震惊的地步!
虚构事物和集体想像建构出的人类大历史
更令人赞叹的是,他用极为深入浅出的优异文笔,把人类历史的各种复杂面向,用生动有趣的方式呈现,读起来丝毫不吃力!难怪可以这本在2012年以希伯来文出版的以色列畅销书,能够陆续翻译成二十三种语文!英文版还成为最畅销的科普书!这在英美书市是异常罕见,因为英美已经有许多优异的学者和作家,极为大量的著作都是以英文为原文出版的,外文书能有机会被翻译成英文书已经很难得了,还能成为畅销书榜首,是难能可贵中的难能可贵。想知道原因吗?不要怀疑,只要你读了《人类简史》,就一定懂的!

《人类简史》作者尤瓦尔·赫拉利任教于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历史系,2002年在牛津大学获得博士学位。最独特的是,尤瓦尔·赫拉利给各国的版本都是量身订做的,书中举例尽可能选用当地熟悉的史实,《人类大历史》书末的〈译后记〉中,译者林俊宏也提到他在翻译过程中得到尤瓦尔·赫拉利不少帮助,这样的用心是很难能可贵的。

《人类简史》英文书名中的Sapiens,是我们人类的种名。基本上,人属(Homo)的物种就可称为人类,现在地球上基本上只有一个人属人种,也就是我们智人。可是十万年前,地球上至少有六个人种。基因体学的研究发现,尽管有些人种似乎灭绝了,可是我们还留有他们的基因,欧亚现代人类族群有2-4%的DNA来自尼安德塔人,大洋洲的美拉尼西亚人和澳洲土著最多有6%的DNA来自丹尼索瓦人。关于这部分,请参考瑞典裔德国科学家帕波(Svante Pääbo)的好书《尼安德塔人:寻找失落的基因组》(Neanderthal Man: In Search of Lost Genomes)。
虚构事物和集体想像建构出的人类大历史
现在不仅剩下一个物种,还是世界上遍布最广的物种。《人类简史》就是在写我们这个物种的所有历史,野心超巨大。他从认知革命、农业革命,到科学革命谈到生物科技革命,从帝国主义、资本主义,到自由主义谈到消费主义,从兽欲、情欲、谈到物欲,从兽性、人性、谈到神性,他学识之渊博足以吓人。

《人类简史》指出,通常,描写文字发明之前的年代,是生物学家、考古学家的专长;但是文字发明之后的年代,则是历史学家、政治学家和经济学家的擅场。哈拉瑞在《人类简史》精准地掌握了生物学、考古学、历史学、政治学和经济学的复杂观念。哈拉瑞还表示,他希望这本《人类简史》能填补传统史书的三个鸿沟:一、历史观与哲学观之间的鸿沟,他要提供有史实根据的深刻哲学思考;二、人类和生态系统之间的鸿沟,他要让读者多从生态系来思考,而不是只讲人类的利益;三、集体和个人之间的鸿沟,他要检视历史事件如何影响到当时一般人的生活,例如当时的平民感受如何?有没有人更幸福或更悲惨?

在《人类简史》中,尤瓦尔·赫拉利提出我们整个物种从十五万年前在非洲草原演化出来后,历经了三大「革命」才成为现代文明的样子。第一个是发生在七万年前的「认知革命」,我们人类变得聪明起来,能够透过语言来聊八卦;第二个是发生在一万一千年前的「农业革命」,我们的祖先开始不再四处游荡而定居了起来,成为农田的奴隶;第三次是发生在五百年前的科学革命,随后引发了两百五十年前的工业革命,还有五十年前的资讯革命,以及现在正在发生的生物科技革命等等等。
在七万年前,我们的祖先发展出语言,主要功能可能是为了聊八卦,这个功能很重要,在一个社群中八卦有时候攸关生死,因为八卦原本不是用来关心女星和谁上床的,是社群中趋吉避凶的重要资讯,毕竟几万年前智人是小团体共同生活的,八卦主角都一定是认识的人;我们祖先也发展出抽象思维的能力,能够想像出从未存在过的事物,他们还可以和更多人进行复杂的协力合作,于是从只能啃食虎狼吃剩的残骨的可怜虫,转为跃居食物链顶端。

这个认知革命很重要,因为往后智人成为一个能够散布到全球的物种,靠的是我们能够组成各种团体同心协力,靠的不仅是血缘关系,我们还能和陌生人合作,因为认知革命让我们能够有共同的信念,为一个大家都共同相信的价值奉献,这让智人能够结合成凝聚力强大的团体。印巴、欧洲巴尔干半岛和非洲不久前发生的内战和种族仇杀,互相杀红眼的人们,很多从前世世代代都是相安无事的邻居,只是有一天有了新的认同,就为了「集体想像」而抄起家伙杀人不眨眼。
认知革命产生后,智人的历史就不再只是生物学了,文化能够绕过基因而演化,我们最重要的世界,不再局限而物理、化学和生物了!我们有些人开始会问,我们究竟希望自己想要得到什么、变成什么?我们了解自己吗?我们过得更快乐吗?认知革命的极致,就是有了这本好书,然后有个人傻到牺牲吃喝玩乐的时间苦哈哈坐在电脑前写这篇书评

过去我们相信农业是进步的,现在愈来愈多历史学家和人类学家指出,这要端看地位为何,其实大部分人反而过得更辛苦,更长的工作时间,种类更少、营养更少的主食,还有气候、虫害、传染病等不确定性,只有少数在社会顶端的人可以有余力发展出文明。哈拉瑞认为,不是我们驯化了农作物和牲畜,是它们驯化了我们,让我们为它们的传宗接代而辛劳一辈子直到千秋万载。农业革命让我我们进入渴求更多、生产更多、分工分职愈趋细腻的社会。

科学是神也是魔

接下来,五百年前的科学革命,带来快速进步,让我们拥有上帝的力量,也带来毁灭,尤其是对生态、原住民和许多牲畜而言。科技让我们现在的生活在物质上非常富裕,和过去几万年相比,我们终于很少需要担心挨饿受冻的问题,而死亡率不管是意外、谋杀还是疾病,都比从前的低许许多多,可是我们从此就幸福快乐了吗?我们尽管在科学上再进步,研究结果也只是一再显示,对于幸福快乐的真谛而言,过去的高僧大德和一些圣哲说的才是对的。

在谈完了三大革命,尤瓦尔·赫拉利在第四部分探讨导致全球大一统、人类大融合的关键因素——金钱、帝国、宗教。先说宗教,他探讨了三大宗教,他承认宗教是凝聚人心的重要力量,因为智人的认知革命让我们为共同相念而奋斗,虽然宗教尤其是一神教和多神教显然只是人类的幻觉而已;帝国也是如此,帝国是一个很强大的凝聚体。千百年来帝国子民可曾问过,我们为何要牺牲个人权益甚至生命给政府?为何以为爱国是对的?

《人类简史》指出,金钱,就指资本主义,尤其是现在的自由市场资本主义,甚至已取代了宗教的地位和功能,世人对消费主义的崇拜和宗教愈来愈像了。有些学经济的人以为自由市场才是自然的,其实才不是,我们必须有多少共同想法才能组成所谓的自由市场;而且人类学家也一再提出,人类的经济活动是多元的,不是只有金钱在运作,像大卫‧格雷伯(David Graeber)也在《债的历史:从文明的初始到全球负债时代》(Debt: The First 5,000 Years)中举证了许多人类学的研究,说明主流经济学的想像力之贫乏。

历史学家一般上是不谈未来的,不过他在末章谈到一些人类可能的未来,例如可以把心智和记忆转移到机器上永生不死等等。不过,关于描绘可能的末来,就不是历史学家的任务了,有兴趣者可以参考日裔美国科学家加来道雄(Michio Kaku)的《2050科幻大成真:超能力、心智控制、人造记忆、遗忘药丸、奈米机器人,即将改变我们的世界》(The Future of the Mind: The Scientific Quest to Understand, Enhance, and Empower the Mind)和《2100科技大未来:从现在到2100年,科技将如何改变我们的生活》(Physics of the Future: How Science Will Shape Human Destiny and Our Daily Lives by the Year 2100)吧^_^

想知道我们这三大革命为我们带来了什么,还有我们社会如何建构在集体想像上,来读读这本充满见地、不容错过的《人类大历史》吧!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net/23052.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