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柏青之坏品味】迷你龙还在那里

有一阵子总让神奇宝贝带我回家。

我的家乡曾经是台湾最富裕的小镇,是马达与球鞋代工之镇,号称百万资产以上富翁密度最高……可终究随着产业转型、县市合并,小镇成为一个口袋,那样风光的旧事只是弹珠,听起来铃铛响,但你伸手也掏不出什么。

但那可不正是最适合实验「线香」的地点吗?

我不知道还有没有人在玩「PokemonGO」这款手机游戏。我倒希望在它完全退流行之前,真的有人来实验一下,关于游戏里号称「能引诱神奇宝贝」出现的道具「线香」这回事。都说无人之处隐藏着等级更高的神奇宝贝。作为一款标榜「VR实境」高度与现实叠合的游戏,「PokemonGO」其中一则流传在网路上的谣言是,在屏幕上找不到「补给站」的地方──补给站是玩家申请所设,没有补给站的地方其实是游戏的空白地域,一个真真正正,「拍摄期间没有一只神奇宝贝受伤或消失」,蛋壳犹密尚未被人拿汤匙或用指节扣出裂缝的真正处女地──只要点燃游戏中吸引神奇宝贝的线香,之后缓步慢行,随着路线往前推,就会一路出现希有少见的神奇宝贝……

每一次我回家,其实是因为,它让离我家更远。

【陈柏青之坏品味】迷你龙还在那里

那样漆黑的小镇。沿着深夜荒废的高尔夫球场边缘疾走。或由废弃河堤直往九二一灾后裂开的地堑而去,夜里全飞散绿色的萤火……

小镇这么远,才吸引我回去。回去了,就可以去小镇里离家更远的地方。

但其实那就是都市传说吧。关于线香,或是「未设有补给站的空白地图」之传言,那是我们这个手机游戏世代的「深夜十二点对着镜子削苹果」、「在公园电话亭拨打六个6」……,其实是神骰下骰子,或是777霸子机拉下扳手后随机或阴错阳差之下诞生之偶然与巧合,「错得多美丽」。

线香快用光的深夜,我已经去过小镇更多荒凉的地方,这一次,我朝市公所方向前进。从医院后头绕过去,区域改制后政府将写字楼全部集中在这一小块土地上,那些挂着税捐处挂林务局挂健保局其实全都铁门深锁,新建筑丧失机能性其实只是另一种变相的废墟,在这个被时间差隔出来的密室里,我想这里才是真真正正,小镇的黑暗之心啊。我刷开屏幕,果然一个补给站也没有,可能公务人员抓龙抓逃漏税抓奸,就是不抓神奇宝贝吧。我按下线香,随着手机屏幕里白烟袅袅,视线外,路灯一盏一盏通向孤独的建筑群,我一个人沿着道路往前。

【陈柏青之坏品味】迷你龙还在那里

屏幕里依序出现是超音蝠。绿毛虫。和叫做波布的傻鸟。

啧,怎么净是这货。

珍稀的神奇宝贝呢?

眼睛在屏幕和现实空间里切换,接着,我就看到狗。

不,不是「Pokemon GO」里的卡蒂狗风速狗。

是真的狗。

路灯像浮动的火,垂下的树枝枯得像是烧过的了,但眼前确实是狗的形体。它不大,身体剽悍的,腹部到胯下有一种精实的弧线,毛色是黑色,还是某种灰,几乎像水了,因为太有光泽,仿佛自己获得了生命,那样溜溜的,一忽儿,风甫吹,他一泼水似动了。

它跑起来根本就是一匹马,我听到它的指甲敲在柏油路上发出答答声响,很流畅的在斑马线上溜出一个圆,只差没有像马一样嘶的从鼻孔喷出白烟,而它看也没看我,斜斜俯头冲入一旁公所大楼旁的空地。

那里有什么呢?

我从围墙的细缝往那头看去,这才发现,在空地上,有十只,不,十五只,总之是,能够用肉眼尽数,但数量上让你感到好大一批的狗群。

花斑点的;黑带花的;乳牛色系的;雪练似浑身一刹白……

它们一头又一头,全趴伏在中庭。

很秩序,很安静。并不躁动。直到那只黑犬啪搭趴搭用趾角扣出响声,缓缓踱步到它们面前。然后全身松开似的忽然俯身卧下。

我站在黑暗中,持续凝视着它们。

这是一个,狗的行政大会吗?

会发生什么事情吗?

一墙之隔,我觉得那像是两个世界了。在那一头,违反了种性,它们为什么这么整齐,为什么这么安静,甚至出现一种秩序,是要发生什么了吗?

或者,此刻,什么已经发生了。

【陈柏青之坏品味】迷你龙还在那里

「我发现你了。」我只感觉自己窥看到不应该看的什么。作为一个异生命,我才是闯入它们之中的那个。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net/24632.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