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请把考试延期,我儿子要过生日

「喜欢抱怨又常常抱怨的家长其实不多,」一位老师说,「但是少数几个常常抱怨的家长,我们老师全都认识。」另外一位老师也证实:「这些直升机家长大概只占所有家长的百分之二十,但是占用我们这么多的时间和精力,感觉起来就像百分之八十。」还有一位老师说,其中尤以喜欢插手干预的母亲为多。「她们会要求像是:『我们希望你少出一点小组作业。』但是学校又不是餐厅,可以自己点菜。」然而有些家长果真就是这样,好像自己在度假旅馆一样,而且还吃喝全包。
 
 老师请把考试延期,我儿子要过生日
 
这表示,学校还应该配合学生的假日活动。这是最基本的吧!
 
 
 
【案例一:不上课,去度假】一位母亲的请假单写道:「我们周五要开车去波罗的海度假,因此我们在此通知你,我们的双胞胎这天不能来上学。我们想让小女儿在车上睡午觉,所以必须配合她的午睡时间出发,这样才能好好享受假期的第一天。」
 
 
 
【案例二:不实习,去滑雪】「家长会上老师宣布,学生要实习。第三学年的实习刚好会碰到复活节假期的头两天。许多家长一听都怒不可遏:太过分了,因为我们早就计划好要去滑雪!」
 
 
 
【案例三:为了练台球,不上体育课】「一个十七岁中学生的家长在学校提出申请,请学校把周五下午两点开始的体育课改时间。原因是:他们的儿子之后还要去练台球,如果他中午没好好吃一顿午饭,这样就太累了。我查看课表,发现这个学生周五从十一点半到下午两点根本没课。学生的母亲听了解释说,她自己下午两点才到家,因此无法给儿子做午餐。我说,她儿子也许可以自己简单弄一点吃的,或者至少把饭菜热一下,她的反应是不可置信。校方后来回绝了这份申请。」
 
 
 
【案例四:请把法文考试延期】「下学期的学期初,我为八年级学生安排了法文考试。内容主要是复习上学期学过的东西。考试那天,一位妈妈寄了一封电子邮件给我,请我把考试日期延后,因为她儿子周末忘了把法文课本带回家,因此『无法好好为考试做准备』。为了他一个人把整班的考试延后?我当然没这么做,而且回复说,我们上周已经为考试做了很多练习,考试无法改期。她没再寄邮件给我,但是寄给了校长。」
 
 
 
以上只是例外?是就好啰。
 
 
 
【案例五:还没准备好】「要考试的前两天,一位家长写了封电子邮件给我:她觉得自己的孩子还没为考试完全准备好,因此想请我把考试延期。我没延期。而且呢,这个学生最后考出的分数是二(好)。」
 
 
 
【案例六:为了过生日把德文考试延期?】「一天中午,我收到一位父亲的电子邮件:他儿子马上要过生日了,生日这天他邀请了班上一半的同学。但是现在有一个问题:隔天有德文考试。考试可以延期吧,否则寿星和客人就无法开心地庆祝,也就是整个庆生会的欢乐气氛都没了。我很友善地回复说,我无法这样把考试延期。几个小时过后,家长代表打电话给我,也是为了同样的请求。于是我跟她说明,我不能为了班上二十五个学生的生日,每次都把考试延后。」
 
 
 
这位老师和许多《明镜周刊》网站读者觉得这样的请求太放肆、过分和自私,却又可能引起其他家长的不满。理性家长的批评遭到如此的反击:「有个小孩要过生日,很早以前就计划好了,而且邀了全班一半的同学。结果老师宣布隔天要考试,把大家的计划都搞砸了。如果考试没办法延期,那就是没办法延期,但是问一问总可以吧?我实在看不出这样做有什么不对。」
 
 
 
不,如果你总是坐井观天,那当然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对。而且你自己的孩子就是天空的中心。
 
 老师请把考试延期,我儿子要过生日
 
【案例一:妈妈生气了】「我是音乐学校的老师。一天晚上,已经很晚了,一个妈妈还传短信给我。七则短信,问的是下学年的上课时间。晚上十点三十一分她传来第八则短信:『我实在不懂为什么你把手机关掉了。我以为××对你来说很重要。』」
 
 
 
【案例二:有必要吗?】「我们的小学早上八点开始上课。一天早上七点四十分,一个妈妈打电话给我:『××老师,你第一堂上什么课?』『你为什么要知道呢?』『嗯,我家孩子还在睡觉,我应该叫醒他吗?』」
 
 
 
还有一位家长代表的经历,也让我们听了啧啧称奇:「第一次家长会上,一个妈妈问老师,她的儿子是不是非得早上八点钟到学校。她现在跟儿子刚好关系很融洽,实在不想为了早起而破坏早上这段共度的时光。」
 
 
如果有人想:「这只是小学生家长吧,毕竟他们也要先调节学校生活。」那请看看这位职业学校老师的经历:「前一阵子,我跟一个十七岁的学生和她的妈妈会谈,因为这学生老是迟到。她的妈妈解释自己要很早出门,因此家里没有人可以叫女儿起床。闹钟的声音她老是听不到。但是她现在正在想办法,也许会请外公外婆来帮忙。」
 
 
 
为了孩子的福祉,直升机家长往往不只劳动自己和其他的家庭成员,还试图劳动全世界,其中尤以老师为最。
 
 
 
【案例:请帮保罗找到早餐!】「为了在紧急状况(!)或学生突然生病时,家长可以联络我,我把手机号码给了所有的家长。一天,一个二年级小学生的妈妈传了这则令人不可置信的短信给我:『我把保罗的早餐放在外面他放衣服的柜子上。他今天早上忘了带。请你帮他找到早餐!』」
 
 
 
我们恐怕还要称赞这位妈妈这么谨慎,因为接下来我们可以看到,有些家长真的会为了这样的事闯进教室(因此出尽孩子的丑)。有些家长似乎完全忘了,老师不是只有一个公主王子……嗯,一个小孩要照顾:「一个学生上课时突然生病了,很不舒服,因此我打电话给他妈妈,请她来接小孩回去。她的回答是:『你不能带她去看医师吗?我现在没时间。』」
 
 
 
【案例:外套在哪里?我去找警察!】「我心情愉快地从停车场走向校门口,结果在校门口已经有个妈妈在等我:她儿子的外套不见了,而且已经超过二十四小时。她给我一张外套的照片,要求我请其他老师一起协助找到外套。我请她再等个两、三天,因为根据我们的经验,这些东西通常自己会再出现。结果她气冲冲地说,她现在要去警察局报窃盗案。后来我只好把照片拿给每个同事看。校长也请每位老师问问自己的班级,因为这个妈妈为了这个『案件』也写了一封好几页长的电子邮件给他。两天之后,外套又出现了。一个同学拿错了带回家,而他妈妈没有马上发现。」
 
 
 
这些爸妈似乎没想到,老师的角色是教导孩子重要的东西,而这些额外的要求只是没必要地浪费老师的时间、耐心和精力。甚至还有更过分的:「你当老师的下午不用上课。那你能不能过来帮我们家小孩上个家教?你一定不收钱!」
 
 
 
还有一位老师吃惊地发现,家长已经为学生重新安排了教室座位:「我们跟治疗师讨论过,××现在起应该一直坐在你旁边,这样他才会专心。」
 
 
 
家长提出这些要求,最后都会得逞吗?
 
 
 
「如果家长很有影响力,那么老师是有可能会让步。」一位老师说,「但是如果家长提出没必要或太自私的要求,许多老师就让它左耳进右耳出。」
 
 
 
【案例一:个人瑜珈课】「一个已经成年的学生的爸爸请我在考试前带他儿子去一间安静的居室,跟他一起做呼吸和放松练习。我的回答让他很气愤,因为我跟他说,这办不到。第一,如此会占用我的工作时间;第二,我不能丢下整个班级,自己离开;第三,我不能跟男性学生单独在一个居室里;第四,我们连个扫具间都没有,去哪做这种练习。」
 
 
 
【案例二:写电子邮件即可】「你能不能一周一次跟我说一下××在英文课上的表现呢?写电子邮件即可。」
 
 
 
【案例三:请帮我儿子收拾东西……】「最近一位母亲请我帮她儿子下课后把上课用过的课本等收拾好,然后下次上课再帮他带来,因为她儿子恐怕只会把东西弄丢。请注意,我是中学老师喔。」
 
 
 
家长请老师为自己的子女收拾东西,这样的要求实在太过分了,但愿这种状况还不常出现。但是世界各地每天都可以见到的现象是:直升机家长把孩子忘记的课本、体育用品或巧克力棒一路送进教室,而且脸上的表情还似乎在说,这些东西是攸关生死的药物。「可惜今日的家长几乎不给孩子机会自己去化解冲突,或者至少去面对不愉快的状况,然后自己想办法解决。」一位教育学家说。
 
 
 
「有一次,一个学生忘了带早餐。他的妈妈门也不敲就闯进教室,也不说声『你好』或『不好意思』,把早餐交给儿子就又跑出去了。」这样的行为使美国阿肯色州(Arkansas)小岩城(Little Rock)天主教男子高中的校长史帝夫.斯卓瑟(SteveStraessle)再也受不了了。新学年开始时,他在校门口挂起一个大牌子:
 
 老师请把考试延期,我儿子要过生日
 
「如果你想把儿子忘记的早餐、课本、作业、用具等等交给儿子,请在此处转身离开。你的儿子会学会自己解决问题。」
 
 
这位校长在之后的访谈中解释,学校其实早已禁止家长送来学生忘记的东西,但是因为家长经常不合作,所以现在才挂起这个大牌子。而且:「尤其是青春期阶段的孩子往往有这种依赖性,只要一打电话给爸妈,爸妈就会过来为他们解决所有的问题。」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net/28661.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