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恋美乃滋的日本人

 
【マヨラー】
 
在美乃滋如此普及的情况下,才会出现mayolaマヨラー一族。前边的mayoマヨ来自mayonnaise,后边的laラー则是英文后缀er,即「~的人」。当然,mayonnaise是名词而不是动词,根本不可以加个er,即使勉强加了也只能成为mayonnaiser。
 
 迷恋美乃滋的日本人
 
「麻油啦」是错别字,日本人说的「mayolaマヨラー」是法文、英文的「mayonnaise」即「美乃滋」=「蛋黄酱」派生出来的日制英语,跟芝麻是毫无因缘的。但是,我在这里写「麻油啦」也不无来历。那是好久好久以前的一九八八年初春,我在多伦多大学英语中心上课的时候,有个香港女同学说的。
 
 
 
记得她当年十九岁,已经高中毕业,然而学习成绩不够好,未能上大学。也不奇怪,虽然在加拿大待过几年,她的英文能力还挺有限的。跟她聊聊,我发觉,并不是脑袋差劲,只是没学好中文以前就出洋留学,语言能力在母语和外语之间处于两头落空的状况。可以说是小留学生的悲剧,结果呢,连很简单的沟通都难以成立。
 
 
 
比如说,mayo,即北美英语对mayonnaise的简称。有一天,在课堂上分小组练习谈话的时候,我讲到前一天中午做三明治吃的始末,列出的材料中就有mayo。小组里的几个同学都轻松听懂了我说的话,毕竟内容是家常便饭嘛。只有那个香港女孩子愁上眉端,显出似懂非懂的样子。于是我问她:「是mayo,你吃过吧?」忽然间,她眉开眼笑说了:「啊,mayo啦,很好吃的。在方便面上放一点吃,真系好食」。我心里想:她说的好像是麻油吧?
 
 
 
话归正传。自从一九九八年,日本出版的新词词典《现代用语的基础知识》每年都收录「mayolaマヨラー」一词,语义是:嗜好mayonnaise走火入魔,天天都非得大量摄取不可,吃甚么都一定要沾着它吃的人。日本最有名的「マヨラー」是SMAP的香取慎吾,连续十年以上都担任味之素公司Pure Select牌美乃滋的代言人,并且他的个人CD「慎吾妈妈的Oha Rockおはロック」之歌词中重复地出现「mayo chu chuマヨチュッチュ」,即把美乃滋直接从塑料软筒挤出来的拟声词。
 
 迷恋美乃滋的日本人
 
蛋黄酱发祥于十八世纪法国,之后,很快就传到英国等其他地方去了。在日本,Kewpieキューピー(丘皮)公司一九二五年开始出售美乃滋。我小时候的一九六○年代,街上肉店卖的通心粉沙拉和马铃薯沙拉,一定是用美乃滋调味的,并且获得广大庶民的支持。那是日本人的伙食生活迅速西化的年代,各家主妇看着电视、杂志做综合沙拉,就是把黄瓜、番茄等切小后,上面挤一点美乃滋做成。五花八门的沙拉酱(saladdressing)上市还是很多年以后的事情。同一时期普及的西洋蔬菜,如白花椰、青花菜等,在日本家庭最一般的吃法也是:煮熟后,上面挤一点美乃滋就上桌。小学、初中为学生提供的午餐里,都偶尔出现了「美乃滋烧鱼排」,是太平洋某处钓上的大鱼切成小块后放在锡纸做的小盘子里,表面涂上美乃滋,再搁了一点面包粉和洋芫荽,最后在烤箱里烤成金黄色。可以说,那是我当时吃到的食品当中,最充满洋气的一种。
 
 
 
日本人之所以动不动就挤出美乃滋来,是キューピー等本地公司的产品多为软筒装的缘故。我在多伦多大学进修英文的日子里,才第一次发觉:北美超市卖的美乃滋全是玻璃瓶装而没有塑料软筒装的。结果,北美人要用美乃滋,一定需要勺子或刀子等餐具,只能涂在面包上做三明治吃,至多跟罐头金枪鱼拌一拌做成沙拉吃而已。反观日本的美乃滋,跟欧美的味道差别不很大,却由于容器之不同产生了不一样的吃法。
 
 
 
凡是大胆的大阪人,在当地盛行的各种面点如御好烧、章鱼烧等上面,跟柴鱼、青海苔、香醋(sauceソース)一同,把美乃滋都搁上来吃,恐怕是日本人对美乃滋放肆的开始。名古屋人吃中华冷面,也配起美乃滋来了。日本当地风味、中华料理都可以配美乃滋,西餐就更没理由不可以配了。于是,面包店做美乃滋面包卖,披萨店也做美乃滋披萨卖。汉堡店则卖美乃滋虾球包了。
 
侬特利(LOTTERIAロッテリア)汉堡店一九七七年就出售虾球包,然而最初用的是白酱(whitesauce),一九九二年灵机一动改用美乃滋味塔塔酱以后马上暴红,从此日本全国出现了一股「虾美(ebi-mayoユビマヨ)」潮流。虾仁配美乃滋是发自法国的传统搭配,虾美包也可算是正统西餐了。谁料到,外卖寿司店居然引进它,出售虾美卷而大畅销。这么一来,日本各地的高级中餐馆也不甘寂寞,竟卖起美乃滋炒虾仁了。如今在日本,除了青椒肉丝和麻婆豆腐以外,最有名的中餐菜式大概就是美乃滋炒虾仁。
 
 
 
不过,中餐里用美乃滋,估计台湾的沙拉筍该是先驱吧。第一次尝到冰凉的筍块上挤出美乃滋来的冷盘,我一时目瞪口呆了。既然日本人把笋子当刺身吃,就没有理由不把笋子做成沙拉吃。但是搁上美乃滋?好有创意!台湾人做菜,会用日本调味料也会用西方调味料,使得台菜在中餐世界里独树一帜。
 
 
 
讲回日本。就是在美乃滋如此普及的情况下,才会出现mayolaマヨラー一族。前边的mayoマヨ来自mayonnaise,后边的laラー则是英文后缀er,即「~的人」。当然,mayonnaise是名词而不是动词,根本不可以加个er,即使勉强加了也只能成为mayonnaiser。不过,二十世纪末的日本人造起mayolaマヨラー一词来,也有其特定的历史背景。那就是一九九○年代曾风靡一时的歌星安室奈美惠(AmuroNamieアムロナミユ)。她的打扮、发型、化妆等对当年日本女性的影响非常大,社会上出现了许多模仿者,取自她姓氏,被号称「Amurerアムラー」了。后来,凡是追随某种流行的人,都被称为「某某laラー」了。最近也听到「gingalaジンジャラー(ginger+er)」,是随时携带小筒装的姜泥,在外头吃甚么都要挤出来享受刺激的人。
 
 
 
虽然直接从软筒挤美乃滋那一级的マヨラー为数不多,但是日本人普遍嗜好它则是不争的事实。一个原因,我估计是传统日本菜含有的油分太少,所以日本人尤其是年轻人一直渴望油分所致。媒体上活跃的各位烹调老师,也经常把美乃滋纯粹当油用的。例如,挤一点加在饺子馅儿里或麻婆豆腐的综合酱里,又或者做法式炒鸡蛋也要加点美乃滋等,其实都主要利用着里面的油分。
 
 迷恋美乃滋的日本人
 
在日本人的日常生活中,不易得到满足的某种欲望,很巧妙地由美乃滋来满足,这一点似乎是不容置疑的。就因为如此,香取慎吾打扮起家庭主妇来,模仿着儿童节目主播唱的歌里,坦白出大家多年来不可告人的秘密(chuchuチュッチュ),才会受到大众那么热烈的支持。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net/33411.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