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闲_温柔公子萌妻主

       其实恋爱就跟迷雾一样,妳永远不知道下一步等着妳的是什幺,心里充斥着期待和担忧,不知道接下来会走到哪里。

       不知道从什幺时候开始,面对他,总是会感觉有无数个未知数,他很贴心,很暖人,也比其他男生来的细腻,但是不知道为什幺,有时候还是会有些不安,可能因为他的引人注目吧,我想。

       常常看到店里的女孩子会搭讪他,虽然他不常亲自担任服务生,但是偶尔他也得顶替请假挂班的人,每跑一个下午都会有五六个女生要求拍照或是搭讪,其实心里不完全排斥。

       算上一半骄傲一半吃醋吧。

       不知不觉,我们在一起也有一阵子了,我就留在台北读大学,虽然我家也在台北,但距离学校还是有段车程,我爸不放心我通勤,于是把我丢到宿舍。

他知道我有男友,因此不让我自己住外面,但是,门禁这种东西在大学,一点都不管用。

       对于性观念我还是挺开放的,但从来没有听韩皓宇提过,我有想过未来会给他,但我不知道会等多久。

       我知道他是尊重我的,只是没有听过他提起,偶尔还是会在镜子前面表演自卑,总是当作自己是失去临幸的冷宫美人,事实上,他可能从来没有临幸我的想法。

       我并不急着剪除处女的标籤,但当自己看见他冷俊的容貌,还有想起那天他替我擦拭身体的时候,心里总有股莫名的悸动。

某次在大学宿舍抽完籤后,我入住的第三天,很幸运的错过门禁时间,在我苦苦哀求下,他没有把我送到茹姐家,而是载我回离学校不到五分钟路程的他家。

我很紧张,虽然身为一个女生应该保持矜持,但心里还是期待着什幺发生,我记得乌鸦在去南部上大学以前,跟我说过,女孩子就是应该性感中矜持,才束缚的住男人的心。

公子闲_温柔公子萌妻主

虽然我一直认为韩皓宇跟其他男生不一样,但还是觉得乌鸦说的十分有道理。

他家算上一套豪宅了,大楼里的套房都不便宜,他明明年纪轻轻,却拥有不少存款,虽然我不曾向他讨要过什幺,但每当我有需要的东西,常常我还没提到,他就已经替我準备好了。

我像个无辜的小兔子一样,坐在沙发上睁着大眼睛,拚命的眨眼看他,他皱了皱眉头,很明显,他知道我骗了他错误的门禁时间。

「对不起嘛,我不是故意的。」我装无辜的嘟起嘴巴,希望他能接受我的撒娇致歉。

「妳这幺晚还执意要回我家睡,妳一个女孩子,万一被妳爸知道了,我会被妳爸杀掉吧。」他紧皱眉头的抓了抓后脑勺。

「可是你是我男……」

「我知道,算了,妳去洗澡吧。」他无奈的捏着鼻樑叹气,又好气又好笑。

「我……没有内裤。」我说完,他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瞪了我一眼便转身走出大门,拿了机车钥匙从容的离开。

我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大门后,等他锁上大门后,我才笑得一脸白癡的走进浴室,一边洗澡一边幻想等等能抱着他睡觉,没多久他回来了,由于浴室的门没有锁,他很自然的丢了一件真理裤跟内裤在隔间外的架子上。

我穿上衣服后,披着浴巾擦起头髮,他看着我一边哼歌一边走出浴室,一脸哀怨的看着我,好像我犯了什幺滔天大罪一样。

「过来,我帮妳吹头髮。」他晃了晃手上的吹风机,我战战兢兢的走到他面前,背对着他坐在地毯上,他在沙发上,开始拨弄我的髮丝。

公子闲_温柔公子萌妻主

吹风机的声音没有特别聒噪,他套着戒指的手指在我的头髮间游移,我彷彿透过他的手心听见他的脉搏,其实我不知道,到底是他还是我的节奏,我只知道,跳的很很快。

「妳等等睡我床上,我家没有客房,妳将就点吧。」他叮咛着我。

「不将就,你陪我睡。」我的后脑勺顶着他的胸口,眼神盯着他的下巴跟鼻孔,看不见他的眼神。

「不要,我喜欢一个人睡。」他看了一眼时钟,我的头髮乾的差不多了。

「那床给你睡,我睡沙发。」我挑眉看着他,沾沾自喜的想胁迫他。

「别闹了,自己睡去吧!」他吻了一下我的唇,还咬了一下我的耳朵,说完这句话便走进浴室。

虽然不情愿,但我却被他吻的无法还击,连突袭浴室的勇气都没有,只能悻悻然的走进他的大床,像个花癡一样闻着枕头上的髮香。

我看着天花板,抱着一条大棉被,不知不觉慢慢的睡去,感觉不算睡的很沉,依稀听见窗外开始下起小雨。

「轰!」突然一声雷响,将我从睡梦中敲醒,但此时此刻我竟然如此雀跃,其实我不怕雷声,但我还是假装惊慌的跑到客厅,看见他沙发上睡着,我摇了摇他的手臂。

「怎幺了?」他瞇着眼,瞅了我一眼。

「我怕打雷。」我皱着眉头说。

公子闲_温柔公子萌妻主

「真是麻烦的笨蛋,过来。」他似乎懒的动,伸手将我拉近,我一个重心不稳摔紧了他的怀里。

我的目的成功达成,不知道谁才是笨蛋。我的内心窃笑着,可却情不自禁的脸红,我的心贴着他的心,跳着差不多的节奏。

他的手抱着我的肚子,紧紧的抱着,软绵绵的沙发将我抱在最舒适的弧度里,我的周围都是他的味道,我偷偷的抓起其中一只手,十指交握的牵着他,他捏了捏我的手掌,将我搂的更紧。

我蹭了蹭,钻进更深的体温里融化,他好温暖,我突然发现,原来沙发比床还好睡。

舒服归舒服,但我完全忘了我在期待什幺。

从那天起,我经常丢下我的室友,平常他要上班,我就等晚上要他来载我,刚开始他是反对的,后来也被我烦的决定妥协,由于我根本没有常常住在宿舍,过了一个学期我还是没有搞懂室友的名字叫什幺。

我在设计系所里认识了一个跟乌鸦一样古灵精怪的女孩,她的名字很特别,姓马名字叫卡珑,对没错就是马卡珑,她还有一个妹妹叫马琪朵,我知道了以后还开玩笑的说那她弟弟是不是叫马沙基还是马拉崧。

「不,他叫马雅仁。」她一本正经的说,我则倒在一旁抱着肚子痛。

她跟乌鸦真的很像,除了外貌。她长的闭月羞花,一头粉色的头髮,个性的耳环,还有一双水灵的双眼。

活泼的个性跟大家都和乐,成绩也总是名列前茅,感觉在她的身上似乎找不到任何缺点。

我常常跟着她在下课后到校园附近的商圈晃,偶尔她也会陪我到咖啡厅找他,她就像我的闺蜜一样,在大学后的生活里帮助我。

公子闲_温柔公子萌妻主

她也知道我的感情状况,从我口中得知韩皓宇在我心中的地位,她说她很羡慕,因为她到现在为止,相处过的男生基本上都是标準的渣男。

当然在大学里认识的不只有好朋友,也有些令人反感的人,有人追求或许不是坏事,但如果是变态那就另当别论了。

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人能够这幺黏,即使我已经确切的表明我已经死会,他还是一直跟着我,不管我在校园的任何地方。

「庄孟豪,你可以不要在一直跟着我了吗,你每天打从我进讲堂,就一直跟着我,我要跟卡珑去餐厅吃饭,你能不能尊重一下隐私。」我恼火的吼了他几句,声音在大厅里迴荡着,要不是休息时间,平时这里都挤的水洩不通。

「我不介意三个人一起吃,而且我也刚好要去餐厅阿,妳有什幺理由说我跟着妳?」他厚着脸皮说,我实在很想赏他个两巴掌。

「你是不是欠揍阿?每次你经过我旁边,我胸部就被碰到,是有没有这幺刚好,每次都不小心阿?」卡珑愤怒的骂道。

「你这个垃圾,无耻的变态。」我看了卡珑一眼,转头朝着庄孟豪咒骂。

他一脸不在乎的样子,一如往常的嬉皮笑脸,绕过我们走向餐厅。

「卡珑,我们去外面吃,下午的课翘掉。」我瞪了一眼他的背影,拉着卡珑往大门走,等到走出校园的时候,又在附近的人行道上发现他跟在我们背后。

我赶紧用手机给韩皓宇发了讯息,要他开茹姐的车子过来,就在我发完讯息的时候,庄孟豪突然从我们中间强行通过,我的臀部突然传来一阵袭击。

「你为什幺摸我屁股。」脾气火爆的卡珑率先开口,他仍不改面色的笑着。

公子闲_温柔公子萌妻主

「妳有什幺证据能证明我是故意的,我是背包不小心撞到啦。」他猥琐的笑着。

卡珑没等我动手,直接一个巴掌下去,清脆的耳光令人舒坦,但庄孟豪毕竟是男人,一个恼羞成怒竟然往她的胸部用力一推,我跟卡珑站的近,两人就这样倒地。

他假装要拉我们起来,实则想要趁机袭胸,卡珑自然看出来了,抬脚往他的裆部用力一踹,他一脸痛苦的跪倒在地。

我赶紧拉起卡珑想要赶快离开,我们踉踉跄跄的往远处的人群走去,本以为这件事情已经结束,「碰」的一声闷响,卡珑的表情皱成一团,手掌贴在背后的某个地方,我看着地上已经破碎的玻璃水壶。

「你做什幺?」我有些害怕的扶着卡珑,看着她的背上逐渐泛开血晕,怒瞋着他。

他瞪着我们,双拳握紧,像个疯子一样一步一步的朝着我们走过来。

「我这幺喜欢妳,对妳全心追求,妳跟妳朋友就这样对待我吗?」

一种似曾相识的恐惧开始在我心中蔓延。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net/45929.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