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躺下看男女,很准哟_老师啊啊啊嗯

「老婆。」

「嗯?」

「儿子这幺黏妳是正常的吗?」何澄佑唇抿成一条直线,绷紧神经望着自家升上小三的儿子何柏宇,正靠着蔡予轩的手臂睡觉。

「黏我?还好吧,只是睡觉而已。」她抬头与他对视,扯起嘴角:「你该不会还在跟小宇吃醋吧。」

「我佔有慾强又不是不知道。」

「他是你儿子。」

「就算是女儿也不行。」

蔡予轩好笑的摇摇头,打从一开始知道怀得是儿子后,与那些高兴的夫妇不一样,何澄佑微微皱起眉头,问他怎幺了,他满脸幽怨盯着她。

平躺下看男女,很准哟_老师啊啊啊嗯

「儿子是男的。」

「哈?」她跟不上何澄佑的逻辑,奇怪的看着他:「儿子当然是男的,难不成是女的?」

「妳人生中最重要的男人应该只有我一个。」他抱住她,在她颈窝间蹭了蹭。

「……还有子清哥。」

「子清哥特殊情况,我勉强接受。」

「他是我们的儿子,你跟未出生的孩子吃什幺醋啊。」

虽然话是这幺说,但何澄佑还是买了一堆婴儿用品,双眼充满期待迎接多一个人的新生活。

她的身体素质不是那幺好,前期孕吐非常严重,第一次发生时,两人认为正常,直到她吃什幺吐什幺,几乎没什幺进食,何澄佑担心得带她去医院,医师以防万一,检查肠胃部分发现很正常,真的只是孕吐,稍微放心一点,她的三餐成了稀饭、白吐司等较清淡的食物。

平躺下看男女,很准哟_老师啊啊啊嗯

怀孕后期比较稳定后,所有人都觉得她看起来不像孕妇,四肢能纤细,没有变胖的样子,这期间,何澄佑对她的照顾比以前更无微不至,甚至说出不要再让她怀孕这种话,他觉得太辛苦了。

生产的当天,其实已经过了预产期,蔡予轩从前一天就痛得受不了,何澄佑能做的只有紧握她的手,见她泪眼汪汪却不敢喊出声,心疼得亲亲她。进产房前,他依护理师的叮嘱,戴上口罩、穿上隔离衣,等他进去后,看着她咬着唇,快出血的模样,赶紧上前让她鬆开。

她痛得抓紧他的手,好像能留下抓痕,但他一点也不在意,她满头冷汗,直说好痛,医师提醒她什幺时候用力、记得深呼吸,他摸摸她的头,落下几个吻。

「老婆,深呼吸、用力,很快就会结束了。」

最后婴儿的哭声在产房响起,蔡予轩脸色苍白,手无力的放下,虚脱般的想闭上眼,他牵起她的手,眼角泛泪,强装镇定的说:「老婆,等等再睡,孩子在等妳。」

也是因为这次的经验,何澄佑说什幺都不愿再帮何柏宇添个弟弟妹妹,儿子很活泼,还有点调皮,活脱脱是个缩小版的何澄佑,但他比小时候的何澄佑乖巧多了。可能是看到爸爸跳舞的样子,说想要学,舞蹈细胞不错,果然有他们的基因。

父子俩有事没事拿蔡予轩当奖赏,像是如果考得好,今天可以跟妈妈睡、如果赢了,可以跟妈妈洗澡诸如此类的打赌,但小孩怎幺赢得了大人,何澄佑总有办法让何柏宇拿不到奖赏,让他更努力精进自己,完全没发现被爸爸耍了。

「唔……妈妈。」

平躺下看男女,很准哟_老师啊啊啊嗯

「醒了,肚子饿不饿?」蔡予轩替他整理睡乱的髮丝,温柔问道。

「有一点,爸爸呢?」

「爸爸在上课,等下课去舅舅那里吃饭,好不好?」

「好。」

蔡予轩带着何柏宇到柜台,游雅晶开心的与他玩在一起,陈耀则表情古怪的瞥了一眼,移开视线后,到她身旁坐下。

「你该不会也在吃小孩的醋吧?」蔡予轩挑了挑眉问道。

「有点,但跟阿佑哥比,我很轻微吧,毕竟他连自己儿子的醋都吃。」陈耀丝毫不在意被揭穿,顺道调侃何澄佑一把。

「现在还只是孩子呢,等他升上国高中,才是真正的战场呢。」

平躺下看男女,很准哟_老师啊啊啊嗯

陈耀试想了一下,点点头表示同意。等何澄佑下课,陈耀目送三人离去的背影,眼眸闪烁了一下,轻轻勾起嘴角:「予轩姐,一定要好好的。」

「舅舅!」刚走到咖啡厅门口,何柏宇鬆开两人的手,跑进去抱住站在吧台的任子清。

「小宇来啦,想吃什幺?」

蔡予轩无奈地笑了笑,突然,身旁的人与她十指紧扣,疑惑的望向他,那人扬起嘴角,飞快在她唇上印上一吻。

「你……」

「予轩,我爱妳。」

「我也爱你。」

「爸爸、妈妈,赶快进来啊。」何柏宇站在任子清身前,挥挥手对他们喊着。

平躺下看男女,很准哟_老师啊啊啊嗯

两人相视而笑,走进咖啡厅,属于他们的故事只是刚开始而已。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net/54312.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