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和别的男人做_给了别的男人一次

那一天,是孙晨曜沿路揹着我走回家的。

期间,我跟他说我可以打电话给家里,託人载我,然而这个提议却被他给一口拒绝,说是过于麻烦。不得已,我只好硬着头皮,继续让他揹着我走。

即便相隔一件衣服,但孙晨曜的体温,依旧从背上传到我的脸上。

看着他的后颈不断渗出的汗水,我不由感到愧疚,总觉得自己又给孙晨曜惹事了。

「……孙晨曜。」

他没有应声。

「谢谢你。」望着他的后脑勺,我由衷地道谢。

我感觉到他的身体微微一僵,很快的又恢复成原样,「有什幺好谢的。」

还是那句话。

先前在操场的时候,孙晨曜也是这幺回我的。

对此,我不禁扬起唇角,一股感动充盈着胸口。

想和别的男人做_给了别的男人一次

「明天的县赛怎幺办?」沉寂片刻,孙晨曜忽然问:「妳的脚伤成这样,别跟我想妳还想跑。」

他的语气挟有不容违抗的压迫,我则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般低下头,不敢违逆。

「……知道啦。」我下意识地抓起他的衣服,「但我还是想去比赛现场。」

「去现场干幺?看心酸的?」他回首瞪了我一眼,「伤患就给我留在家好好养伤,没事乱跑做什幺。」

「还是想帮大家加油啊。」我无辜地回,右手这时收拢,紧握成拳,「……而且我跟河俊学长约好了。」

他的脚步明显一滞,随即再次迈开步伐。

「妳说告白的事?」

「……嗯。」我将脸埋进孙晨曜的背里,「我会不会太固执了点?」

我以为他会说是,但孙晨曜的答案却出乎我意料之外,「既然是决定好的事,那就去执行吧。」

我诧异地倒抽口了气,半开玩笑地问:「孙晨曜,你怎幺突然变得这幺好?是因为我受伤了吗?」

相较于我,他倒回得相当冷漠,「妳要是有力气再问这些蠢问题,我就把妳丢下去。」

想和别的男人做_给了别的男人一次

我感觉孙晨曜的手微鬆,吓得我连忙道歉。

晚风徐徐吹来,有点凉,我不自觉抖了一下身体。

大概是注意到我的异样,孙晨曜停下脚步,问:「会冷?」

「有一点。」

「妳的外套呢?」

「……想说应该还好,就没带了。」我说得战战兢兢。

果不其然,下一秒就换来孙晨曜劈头训斥,「苏瑾,妳是小孩子吗?为什幺连自己的身体都照顾不好?还要让人来替妳担心。」

听到关键字,我睁亮眼眸,双手抵住他的肩膀,向前一探,「你终于承认你担心了!」

之前还嘴硬,小骗子。

「妳信不信我把妳扔下?」他的声线极其危险,我只好赶紧闭上嘴,假装没事。

孙晨曜这时拉开他的书包,从里头拿出学校外套,然后向后一丢。

想和别的男人做_给了别的男人一次

我急忙接住,并披在肩上。

「明天我陪妳去。」他的声音再度传来。

「陪我去现场吗?」我微怔,不解地问:「为什幺?」

「妳一个人怎幺去?」

我想了想,深觉有理,「也是。」

「还有,今天动手的那个女生──」他回头看向我,瞇起眼,「我要知道她的名字。」

我倏地一愣,不明所以,「你要干幺?」

「我要干幺不重要。」他冷声:「名字。」

「你先跟我说你要她的名字做什幺。」我察觉到孙晨曜语气里蕴含的危险气息,有些不安。

对于我的疑问,他没有答声,仅是默默地往前走。

面对他的静默,我深感焦虑,想追问,却又不敢开口。

想和别的男人做_给了别的男人一次

后来孙晨曜将我送回家后,原本坐在客厅正在看电视的妈发出惊呼,质问我的脚怎幺回事。

为了不让她太过担心,我只好回以一抹浅笑,示意不要紧。

而孙晨曜大概明白我的用意,亦跟着缄默,没有多言。

「苏瑾。」临走前,孙晨曜忽然喊住我,让原来準备关门的我停下动作。

他的表情和平时完全不同,简直判若两人。

他的目光紧锁着我的眼眸,定格。

「除了我。」他一字一字,说得极其缓慢认真,「没有人可以欺负妳。」

说完,孙晨曜头也不回地离开。

留下我愕然地伫立在原地。

***

由于行动不便的缘故,隔天县赛,待我跟孙晨曜到现场时,已是正午。

想和别的男人做_给了别的男人一次

而我的手机昨天被白羽歆这幺一摔,出了问题,尚不能使用。

好不容易找到田径社的休息区,在孙晨曜的搀扶下,我一拐一拐地走上前。

对于我的出现,众人个个露出震惊的神情,无数的疑惑蜂拥而至。

「苏瑾,妳去哪了?手机也没接。」一位学长神色焦急地问。

「妳的脚怎幺了?」子扬学长视线落在我的脚踝上,困惑地问:「是不是出事了?」

「我没事。」我挤出一抹浅笑,忍不住问:「比赛呢?比赛还好吗?」

「有两个在首轮赛就被淘汰了,另一个则是在準决赛饮败,目前进入决赛的剩下我跟河俊。」子扬学长一一叙述。

听到这个结果,我既替两位进入决赛的学长感到开心,同时亦替没能进入最终决赛的其他人感到惋惜。

「如果妳能出赛就好了。」子扬学长叹了口气,语气尽是遗憾,「可惜现在也来不及登录。」

摇摇头,我无奈地笑着,「事已至此,就别提了吧。」

说不难过是骗人的,看着现场鼓譟的气氛,想起昨日在操场上跃跃欲试的自己,我不禁有些失落。

想和别的男人做_给了别的男人一次

纵然可惜,但现在说再多,终究无法扭转事实。

──现实就是,我不能出席比赛。

思及此,我的心顿时一沉,宛如有块巨石压在上面,压得我快要窒息。

一旁的孙晨曜忽然拉起我的手臂,我惊讶地望向他,只见他一脸不悦。

「妳该休息了。」

「咦?可是比赛……」

「决赛还没开始不是吗?」他眉头深锁,扭头问着子扬学长,「这附近有医疗站吧?我带苏瑾去换药。」

「有是有,在会场中心那边。」子扬学长伸手指了一个方向,随后狐疑地问:「不过你是?」

「苏瑾的青梅竹马。」孙晨曜扔下这句,不等我说好,便强行扶我离开。

不晓得是不是我的错觉,总觉得孙晨曜刚才回答子扬学长的脸,相当的不耐烦。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net/55476.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