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长让我把她的裙子掀开_老师叫我帮她脱裙子

给蛇王生个蛋09:小穴要被玩坏了 (高h)

  习惯是一种可怕的东西,这半个月来小女人每天雷打不动爬到他身上胡作非爲,她突然安分守己了,凤离时倒是有些不习惯了。

  他蹙眉思索,小女人突然改变了行事作风,是不是心中存着什麽事?

  凤离时等着她开口爲自己解惑,丁柔却兴致勃勃的抚慰大肉棒,感觉到手心的大肉棒在她轻柔的套动几下之后就已经气势昂扬的站了起来。

  她抿唇浅笑,不好意思的抬眸看看他,还没等凤离时垂眸看回去,她犹如惊弓之鸟般缩回壳里。

  他有这麽可怕?足智多谋如凤离时此时也闹不明白小女人爲什麽做出这种畏畏缩缩的举动,毕竟之前的她给自己吹箫的时候虽然紧张害羞,但是却坦率的可爱。

  见手心的大肉棒有软化的现象,丁柔吓了一跳,连忙掀开薄毯趴过去伸舌舔,刚一碰到她粉色小舌,大肉棒瞬间满血复活。

  滚烫的温度险些灼伤她的手,丁柔反射性的抽回手,看着这根大家伙怔怔出了好一会儿神,心里举棋不定,既想坐上去,又怕被驳了面子。

  先前有好几次情到浓时她情不自禁的坐在男人腹部,刚想把大肉棒吞进自己身体内,却屡屡被这个出牌不按常理的男人阻止了,最后只用两根指尖抚慰她。

  她忍辱负重终于等到这至关重要的一刻!绝对不能轻言放弃!

  没错,丁柔等的就是这足月的机会,她肚子里揣着的是蛇宝宝,蛇宝宝很坚强,它不同于人类那般脆弱不满三个月不适性爱,怀着蛇宝宝她只需禁欲一个月就可以吃肉了!

班长让我把她的裙子掀开_老师叫我帮她脱裙子

  丁柔猜想男人一直迟迟不要她就是因爲这个缘故,也或者是男人对她没有感情,不想行那夫妻之事。

  可是,回想起这半个月来的相处,就算他是一块遗世独立于雪山上的冰块,这会也该被她坚持不懈的死皮赖脸的行爲捂热了吧?

  在心里给自己加油打气的同时,丁柔垂眸再度握住这根大肉棒,她不敢看男人,不知道男人会摆出个什麽样的表情。

  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今晚的计划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她跨坐上去,湿漉漉的穴口轻而易举抵在男人过于硕大的蘑菇头上,丁柔害怕凤离时再次坏她事儿,连口气都来不及喘,用力压了下去…

  结果可想而知…男人本就天赋异禀,她这一坐没有吃进去,反而因爲用力过度,整个身体失重往前栽…

  信心满满,注定失败…丁柔心中悲愤欲绝,恨不得把自己塞回娘胎去。

  凤离时眼捷手快坐起来将她带入怀,靠在男人温暖的胸膛上,丁柔脸颊发烫,什麽计划都被她抛之脑后了,实在是太丢脸了!

  嫖男人不成,反而被嫖的对象看到自己出糗的一面,谁还有脸继续下去!

  话是这麽说没错,偏偏她的身体十分敏感,半个月都只能吃到肉沫,此时被男人有力的臂膀搂住,她心口小鹿乱撞,淫蕩的穴口已违背主人的意愿,一下又一下的嗡动起来。

  凤离时用神识将她小穴处的美景尽收眼底,清朗淡然的眸仁终于划破了平静,有了一丁点的波澜,他伸手摸进她泥泞的腿心,用修长白晰的食指磨了磨她凸起的花核。

班长让我把她的裙子掀开_老师叫我帮她脱裙子

  丁柔两腿禁不住微颤,酥酥麻麻的快感直冲脑门,穴口一阵嗡动溢出一口口的淫液,男人比她自己还了解她的身体,指尖或扯压,百般花样玩弄她的小花穴。

  不一会儿丁柔就受不住了,她揪住男人的手臂,曼妙的身体在男人怀里打着哆嗦,细声娇语:「阿时…」

  动情之时她喜欢喊他的名字,虽然男人自始至终没有给她一丝一毫的回应,可是,每当她想到男人端着俊朗克制的脸,却对她做出这种下流让人面红耳赤的事,就禁不住心里蕩漾,小穴酥麻。

  这种我意淫你,在脑海中强奸你一百遍你却不知道的刺激她玩得乐此不疲。

  「啊…阿时….」花核被他灵活的两指搓的热辣酥麻,极致的快乐犹如狂风骤雨急速般来临,她浑身剧烈的颤抖,明明是到达了极致,却还不忘贪婪的向男人索求更多,「阿时…唔…给我…」

  只要有万分之一的机会,她都不愿意错过的。

  凤离时眸仁看着怀里脸蛋红扑扑,小口喘息的女人,语气淡然说:「坐上来。」

  丁柔倏地抬起眼睑,不可置信的看着她,迷离的眼中有着惊异,狂喜等等情绪…

  这种你在她眼中就是蛋糕的感觉让人有些嘀笑皆非,又觉得心房温暖,凤离时闭了闭眼,再睁开的时候已恢复平常的清澜无波,他说:「坐上来。」

  惊喜来得太过于突然,丁柔都快被这个日思夜想盼来的惊喜给砸疯过去了,她迷迷澄澄的身后攀上男人的脖颈,将下巴搁在男人肩膀上,神思恍惚的翘起自己圆润挺翘的小屁股,在男人直直杆着的大肉棒上蹭啊蹭。

  凤离时睫毛颤了颤,被她磨磨蹭蹭的举动弄得浑身的欲望持续往上涨,稳沉的呼吸有些淩乱。

班长让我把她的裙子掀开_老师叫我帮她脱裙子

  男人乱了的呼吸近在咫尺,丁柔终于从巨大的狂喜中回过味来,她眼带喜色,将自己通红的脸埋在男人脖颈上,一边放鬆身体往下沉,一边忍不住窃喜道:「阿时,我好高兴,之前还以爲你不喜欢我呢,原来你一直默默喜欢我呀!那阿时是不是和我一样日日盼着今晚的到来?」

  果然,撩男人什麽的不要太有成就感,丁柔喜滋滋的想着,凤离时听到她不要脸的自夸自赞,没有面部神经的脸庞有一刹那的龟裂,讶异之色尽现。

  「阿时…你好大,我吞不进去…」她小声抽气,滑腻的娇躯有意无意的摩擦他的身体,不知何时挺起的乳头隔着薄薄的睡衣顶在他胸口上。

  凤离是眸仁里微光闪过,庞大的神识透过睡衣,看到她那两颗粉嫩的红果,喉咙竟然有些痒。

  「阿时…」也不知怎的突然感觉乳头很痒,而且有种被人窥视的感觉,丁柔倒没有怀疑到男人身上,怪只怪凤离时塑造的高冷禁欲形象太成功了。

  事情都做到这种程度了,丁柔抛弃那少得可怜的羞耻心,红着脸单手卷起睡衣,托着自己半边白酥酥的蜜桃,满脸羞色的说:「阿时,玩玩我好不好?」

  他能说不好?凤离时内心是抗拒的,身体却先他一步做出男人该有的反应,等他回神过来的时候就察觉到自己掌心的手感酥软滑腻,犹如上好的丝绸般顺滑得不可思议。

  乳房被乾燥的大掌捏得酥麻难耐,丁柔忍不住低吟:「嗯…」

  她一直用膝盖支撑住自己才不至于倒下,如今也已经到达极限,来不及攀上她的脖颈,她整个人虚脱的坐下去。

  只经受过一次情事的嫩穴被坚硬粗壮的大肉棒残忍破开,撕裂的痛一时间占据她所有的感官,丁柔痛得面色泛白,靠在男人怀里委屈的哼哼,好不可怜。

  凤离时蹙起眉,一边捏住她痒痒的乳头搓玩,她委屈的撒娇声顿时变成惹人爱怜的娇吟。

班长让我把她的裙子掀开_老师叫我帮她脱裙子

  凤离时知道自己的尺寸一般人承受不来,第一次发情期的时候他的理智被情欲侵占,根本不记得当时的事。

  此时此刻却清晰的感受到自己被她温暖的幽穴包裹,她里头很紧,他的男根犹如被食指紧掐一样痛。

  但是她水又很多,湿湿润润的清液缓解了这种灼痛,酥麻混合着痛的彙聚成一种无法言喻的快慰,着实令人心生嚮往。

  「嗯…啊时…」她缩了缩小穴,催促男人快些动作。

  凤离时不爲所动,素来清心欲寡的他不是没有欲望,而是他知道自己的欲望来的时候犹如洪水猛兽,让人避之不及。

  她现在怀着身子,若是他兽性大发,发生些自己无法预料的事就不好了。

  等了半天都不见男人有进一步的行动,丁柔只得自己来,自足自乐。

  她双手扶住男人的肩膀,轻轻扭摆着自己的雪臀,那种被彻彻底底填满的感觉让她满足感持续上涨,一对圆黑的眼睛因爲愉快而眯起,像极了只得到主人爱抚的猫咪。

  凤离时看着手心一痒,竭力忍住摸上去的冲动,他伸手掐住她水蛇般柔韧的腰肢,垂眸低头,将她胸前粉嫩嫩的颗粒纳进口里,他细细的品了品,意料之中的可口。

  明明两人用的是同一种沐浴露,她身上却总带着一股说不出的馨香,闻着很淡,如今亲上去的时候,却满口都是余香。

  「啊…阿时…」她扭摆的速度开始加快,他的肉棒尺寸异于常人,蘑菇头更是犹如鹅蛋般大小,外皮软绵有弹性,内里有些硬,将她整个窄小的蜜洞填得涨涨的。

班长让我把她的裙子掀开_老师叫我帮她脱裙子

  丁柔很喜欢他的蘑菇头,更喜欢由自己主导的性爱,她是怎麽舒服怎麽来,摇够了,她还聪明的开发另一种姿势,扶着男人的肩膀,吞吞吐吐艰难的吃着大肉棒子。

  凤离时喉咙滑动一下,任由他在自己身上肆意妄爲。

  几个上下起落,她就累得气喘吁吁了,再度坐下来摇摆着自己的腰肢,硕大的蘑菇顶得她花蕊阵阵痉挛,身体酥软,欲罢不能。

  绵绵不绝的淫水一波一波的溢出,伴随着她一摇一摆的风姿,滑腻的淫水顺着壮硕的柱根蔓延而来,划过男人两颗沉甸甸的囊袋,滴滴答答淌落床单上。

  「啊…到了…阿时的大肉棒顶得里面好麻…唔啊…」她仰着脸,语带着满足与称赞,凤离时淡薄如雾的眸仁微光一闪,呼吸重了许多,忍了忍还是没有出手。

  「嗯…啊时…好棒啊…小穴被玩坏了…啊呜…」她爽到了极致,骤然加快速度前后摇摆几下,身体猛地一颤,肉壁剧烈的收缩绞着他的男根。

  身上从来都是清爽宜人的凤离时洁白的额角渗汗,手心有点湿。

  这一波高潮来得迅猛而又持久,丁柔半垂着眸,大张着嘴,久久回不过神来。

  一条银丝从她嘴角滑落,正埋头吃奶头的凤离时看着眼前的一滴晶亮,动作一顿,盯着那滴液体看。

  水珠慢慢的滑落,他忍住想立起身的冲动,迟疑的伸舌划过这滴水珠。入口的馨香让他紧綳的面庞鬆动了,她果然是不同的。

  她时常求自己亲亲她,他心有顾虑,一直没有应承下来,以后,她再向自己索吻,他…他就满足她的需求罢。

班长让我把她的裙子掀开_老师叫我帮她脱裙子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net/55486.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