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让我掀她裙子_我掀起她的裙子

现场气氛一阵鼓譟,仅仅只是预赛,便吸引大批群众围观。

伫立在起跑线上,我焦躁不安地紧盯远方的终点。

虽然我给自己订下的目标是决赛前三,然而实际上,我连预赛是否能通过都是团谜。

相较于其他选手,这是我的第一场比赛,经验方面,我绝对比不上。

儘管如此,我仍坚信自己能进入决赛

──毕竟我已经没有退路了。

那场对话,最后是伴随着大会广播结束的。

原本孙晨曜都只是安静地凝视着我,当广播传来检录通知时,我这才听到他轻声回了句「好」。

我很清楚,这是难得的机会,倘若错过,不晓得下次会是何时了。

「预备──」

耳边这时响起裁判的声音,我赶紧将思绪拉回现实,并专注地盯着前方。

老师让我掀她裙子_我掀起她的裙子

下一秒,枪声响起,我拔腿向前直奔而去。

眼前的景象飞快掠过,不留半丝痕迹。

我感觉自己快速逼近终点,左右的选手亦紧邻着我,分毫不让。

通过终点线的瞬间,一旁田径社的大伙欢呼不断。

「苏瑾,跑得太棒了!」子扬学长讚叹。

「看来进决赛很有望喔!」另一位学长跟着附和。

我笑而不语,仅是屏息地静待大会宣布结果。

待所有的组别跑完后,很快的,大会便公布了成绩。

我在分组比赛中拿下第二,总名次则是第四,顺利进入决赛。

对此,田径社的大家又惊又喜,他们的情绪比我要来得激动,彷彿跑进决赛的人不是我,而是他们。

至于河俊学长亦成功晋级决赛,不过以他的实力,这个结果众人显然不是很意外。

老师让我掀她裙子_我掀起她的裙子

全中运战况激烈,来自各校的箇中好手,使得最终得以参加决赛得人只有我跟河俊学长。

大家几乎把所有的希望寄託在我们两人身上,对此,我不由备感压力,深怕自己会辜负他们的期望。

「恭喜妳,苏瑾。」预赛结束后,河俊学长面带微笑朝我道。

我则回以一抹浅笑,「谢谢学长,坦白说,这个成绩连我都感到讶异。」

「妳太低估自己了。」他失笑,「妳比妳想像中要来得有实力,苏瑾。」

我微愣了愣,没有答话。

「这几个月以来,妳的努力,我都有看在眼里。」学长的眼底映着几分讚许,「其实不只我,就连教练也夸奖过妳是颗原钻,在接受田径社训练的打磨之下,逐渐散发光芒。」

我依旧不语,但心里尽是满满的震撼。

「苏瑾,妳要对自己更有自信点,我相信妳一定办得到。」他加深了笑容,然后轻摸着我的头,目光柔和,「决赛加油。」

从头顶传来的温热,不再让人心跳加速。

而是一股难以言喻的平静、安稳。

老师让我掀她裙子_我掀起她的裙子

这一刻,我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对河俊学长的感情,终于从爱慕转为友谊。

比起恋人相伴,或许跑步伙伴这层关係,更加适合我们。

思及此,我忍不住笑了。

决赛现场,要比预赛来得热闹许多。

跑道周围挤满了观赛的人群,人潮之多,几乎不见半分间隙。

我看见诗洁及田径社众人在一旁声嘶力竭地替我声援。

我望向远处的终点线,一样的场景,心情却截然不同。

预赛时,我虽然紧张,但仍带着跃跃欲试的兴奋感。

然而此刻,我却感觉气氛极为沉重,恍若有无数颗名为紧张的粒子,横布于空气中,渗进我的肌肤,使我无比难受。

「预备──」

随着裁判举起右手,周遭倏地安静下来。

老师让我掀她裙子_我掀起她的裙子

四周悄然无声,静得只剩春风吹动树叶的沙沙作响。

紧迫的氛围充斥整个会场,令人不由屏住呼吸。

调整好预备姿势,我绷紧神经,竖起耳朵,全神贯注地等待枪响的瞬间。

「砰──」

当枪声传入耳里的剎那,我照着河俊学长教过的起跑姿势,从起点线飞快冲出。

毫无拖沓的流畅感,跟先前和河俊学长比赛那次一样,使我一举跑在最前面。

我笔直地朝着前方极力冲刺,场边的人影迅速掠过,风张狂地打在我的脸上,极为猖狂。

越过中线那刻,几道身影忽然从我身旁擦过。

一股强烈的不甘自心底油然升起,犹如洪水巨浪般涌上心头。

我奋力地奔跑,并试图加快速度,但彼此依旧存在着极微小的差距,近在咫尺的距离,我却有种怎幺追都追不着的挫败感。

眼看终点线即将抵达,我更是焦急,几近快要炸裂的窒息感就快从胸口迸发而出。

老师让我掀她裙子_我掀起她的裙子

忽然,一张熟悉的脸庞映入我的视线,他站在终点旁,神情专注,不安地望向我。

那一瞬,一股躁动窜遍全身,顾不得那濒临极限的紧绷感,我强逼自己的双腿再加快些。

再快一点、再快一点点,哪怕之后要停练一阵子也没关係。

──这一场比赛,我势必得拿下前三。

在越过终点线前的剎那,我感觉自己似乎掠过几道身影。

至于有多少道,我并不晓得。

停下步伐的那刻,一阵瘫软无力感席捲全身。

心脏宛如一头野兽,猛烈冲撞着我的胸口。

我大口喘着气,吸进肺的空气彷彿一根根针,扎着我的喉咙,很刺、很疼。

「苏瑾,妳真棒!」最先冲上前的是诗洁,她紧紧抱住我,相当激动。

田径社其他人亦跟在后头,直道辛苦了。

老师让我掀她裙子_我掀起她的裙子

比赛结束后,气氛再度活络起来,周围一片喧哗,好不热闹。

主席台那边迅速地公布了结果,我仔细聆听,紧张地屏息以待──

「……第二名,方巧萱。」

公布到第二名时,发觉得奖人不是我,我的心不禁沉重起来。

用尽全力,居然会是这样……

是不是我还不够努力?

「──第三名,苏瑾。」当我还沉浸在失落的氛围中时,熟悉的名字突然从耳边响起。

我一愣,震惊地望向主席台的方向,不敢置信。

我得名了?我真的得名了?

我木然地眨眨眼,以为自己听错了。

直到河俊学长走到我面前,眼带笑意地向我恭喜,我这才意识过来。

老师让我掀她裙子_我掀起她的裙子

「恭喜妳,苏瑾。」他的眼底尽是掩藏不住的笑意,「拿下季军,真不简单。」

「恭喜啊,苏瑾!」子扬学长致上祝贺,「替我们田径社再添一座奖盃。」

「苏瑾,我真的以妳为傲!」诗洁加重了力道,兴高采烈地环住我。

此起彼落的道贺声响起,我受惊若宠地一一致谢,目光却不断左右张望。

一道熟悉的侧影这时从不远处朝反方向走去,他冷静的模样,和周遭兴奋的人群相较起来,形成强烈对比。

「咦?苏瑾,妳要去哪?」

无视诗洁的疑问,我迅速朝那人跑去。

然而刚用尽全力奔跑的我,双腿有些瘫软,好几次险些跌倒,却又不愿让人就这幺离开。

我踉跄地追上他,用力攀上他的肩膀,喊着:「不要走,孙晨曜!」

他停下步伐,眼底映着几丝震惊,「苏瑾?」

「不是说好……要和我谈一谈吗?」我上气不接下气地问,并死死拉住他的手腕,不让继续往前走。

老师让我掀她裙子_我掀起她的裙子

孙晨曜原先的神情相当紧绷,在看见我狼狈的样子后,忍不住叹了口气,伸手搀扶着我,「妳还是这幺乱来。」

「你愿意跟我说话了吗?」意识他的举动,我不自觉一愣,鼻头随之涌现浓浓的酸楚。

我已经很久很久没见到孙晨要待我这幺温柔了。

面对我的话,孙晨曜先是静默,接着缓缓开口:「我这个主因,就这幺值得让妳那幺努力吗?」

我用力点头,毫无犹豫。

「孙晨曜,别再疏远我了……」我无力地靠在孙晨曜身上,像极了一直玩偶,而他亦没有推开我,而是任凭我这幺依偎着,「对不起,没有察觉到你的心意,甚至在无意间说了伤害你的话,我很糟糕,我知道,你要骂我、恨我都不要紧,不过拜託你,不要疏远我。」

我感觉眼眶逐渐湿热,咬紧唇,我接着道:「一直以来,我以为自己就只是单纯的把你作为青梅竹马看待,直到你开始拉开彼此距离时,我才发现,似乎不单是如此。但我分辨不出来,对你的感觉究竟是心动,还是感动?对于你的疏离,我的落寞是源自爱情,还是只是因为不习惯?我分不出来,我真的分不出来……」

我将脸埋进孙晨曜的肩膀,呜咽地哭了起来。

他没有说话,头顶却传来一阵温热。

「直到沈湘君的出现,我才惊觉,这份心情才渐渐明朗起来……」我抽噎地继续说:「圣诞节后,你跟沈湘君愈走愈近,我表面上虽然故作镇静,但实际上却气得很,隐隐约约的不甘,不断盘据我的脑海,一段时间后,我这明白,或许那份情绪,就是嫉妒……」

说到这里,眼泪浸湿了孙晨曜的衣服,我深吸了口气,试图稳住情绪,泪水却依旧疯狂落下。

老师让我掀她裙子_我掀起她的裙子

始终沉默的孙晨曜,这时将我从他的肩膀拉离,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我,用着不确定的口吻问:「苏瑾……妳这是……喜欢上我的意思吗?」

我没有回答,仅是含泪望向他。

「我再给妳一次机会,妳不说,我就当妳默认了。」孙晨曜将我拉近他,神情严肃,认真的眼眸映进我的眼底,使我不自觉别开视线。

他直盯着我,目光定格在我身上,一字一字加重音调:「苏瑾,妳喜欢上我了吗?」

我依旧不言,头却轻轻地点了一下。

见状,孙晨曜浑身一僵,下一秒,他将我揽入怀里,用力抱住。

「我以为妳永远都不会喜欢我的……」我感觉孙晨曜全身都在颤抖,声音夹杂着几分哭腔,「我没想过自己居然能等到这一天。」

语落的剎那,我张开手臂,环住了他。

是我太迟钝,以致于迟迟没有察觉到孙晨曜的心意,和自己的感情。

长久以来,孙晨曜就这幺静静地陪在我身边,支持我、鼓励我,以及安慰我。

我意志消沉、失去跑步动力时,是孙晨曜点醒我初衷,让我顺利找回对跑步的热诚。

老师让我掀她裙子_我掀起她的裙子

我被白羽歆打伤脚时,是孙晨曜及时出现在我面前,护着我,背我回家。

我失恋时,是孙晨曜伸出手,对我说出「回家」两个字,使我感到温暖。

他总是守护在一旁,跟我一同承担所有的苦和痛,抚平我的悲伤。

暗恋河俊学长的那段日子,我彷彿于逆风中奔驰一般,明知不可为,仍坚持前行。

我以为自己再也无法振作起来,庆幸的是,孙晨曜始终都在。

他的存在,恍若春日里的暖风,吹进我的心底,温煦了一切。

而我的世界,则因为这阵风,逐渐温暖起来。

全文完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net/55487.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