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文用17年打造网文付费体系,怎会被轻易改变

据资料统计表明,在2016年整个网络文学市场产出1160万部小说,并拥有3.3亿用户,估计市场总值达到了90亿人民币。到了2019年的今天,这个数字只会更多。毫无疑问,网络文学在中国绝对是一个巨大的消费市场。而占领这个市场半壁江山的正是阅文集团旗下的起点中文网。

那么阅文又是怎么占领这个市场的呢?

在近20年前,网络文学在中国就已经存在了,但是当时网络文学还没被资本洗礼,更谈不上市场。只有寥寥几个网站在输出着网络小说,那个年代的作者写作全靠自己的一腔热血,没有收益,知名度也不高。

阅文用17年打造网文付费体系,怎会被轻易改变

而2002年诞生的起点中文网改变了这种局面。在刚开始,起点也和以前的网站一样实行免费阅读,但是随着人气高涨、规模扩大导致运营成本的上升让创始人吴文辉感到巨大的压力。在困境中,吴文辉想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付费阅读。

在开站一年之后,起点中文网进行了全面改版,开始尝试用户VIP消费模式,并向作者提供每千字0.02元的稿酬。一开始所有人都不看好吴文辉的这次改革,因为人们已经习惯了免费阅读,你这里收费,我就去别的地方看,那也是当时绝大部分读者的心态。但是作者不同,原本只靠兴趣和热情的他们,突然发现自己的创作其实是有价值的,这怎么能让他们不振奋?吴文辉的这次变革极大地刺激了作者们的写作热情,他们用更高的更新效率和更专业的小说质量回报了吴文辉。随着起点网上小说质量的提高,大量的读者也回到了起点的怀抱,付费系统总算是初步确立了下来。

阅文用17年打造网文付费体系,怎会被轻易改变

但是吴文辉并没有停下改革的道路。后来推出的月票制度,进一步提高了读者和作者之间的互动性,并开始将高水平的作者进行偶像化,也就是所谓的”大神”。这个时候,读者就光是为这本书买单了,也是在为作者而消费。而粉丝心态要比读者心态不理智得多,这也会反映在消费上。而这个制度也被后来各大网络文学平台纷纷模仿,所有平台都在致力于塑造属于自己的”大神”。

然而这个阅文辛辛苦苦经营了17年的网络文学体系,却遭到强烈的冲击。将目标放在4、5线城市下沉市场的趣头条,这一次将目光投向了网络小说市场,在2018年6月推出了米读app。与用红包和用户奖励吸引用户的趣头条不同,米读用免费打开了通往下沉市场的大门。这也就是说,在米读上,用户不用花一分钱就能看到几万本各种类型的网络小说,不用再按章节收费,也没有包月VIP,月票制度、推荐票、打赏、捧场通通不存在,只要用户想看,就能一直看下去。

阅文用17年打造网文付费体系,怎会被轻易改变

而不向读者收费的米读,则将运营成本转嫁到了广告主身上,整个APP上下几乎所有潜在的广告位,都被放上了广告,甚至在章节里每翻两页都能看到一条广告,而且整整占着一整页。

“花那么多钱做广告,还不如好好静下心来做内容,广告那么多,内容那么少,质量那么差,简直就是玄幻武侠的合订版。”

这样的吐槽在网络上到处都是,甚至你很难在网络上找到米读的正面评价。然而米读小说上线仅半年,日活就超过了500万。这意味着,违背了网络文学市场主流的米读,在这片红海市场里找到了生存的根基。

然而小编并不认为米读能颠覆阅文用了近二十年打造的网络文学价值体系。第一,米读的致命缺陷在于其内容生态上的问题,没有月票、推荐票就相当于没有对作者的额外奖励制度。现在的网文世界是一个很现实的世界,没有利益,作者自然不会卖力去写作,作品的质量和更新效率自然不好。第二,因为制度问题,读书就真的回归到单纯的读书了,作者不会再被”神格化”,作品也难以”IP”化。前文也提过粉丝要比读者更不理智。第三,用户体验问题,没有多少读者愿意每看一千字小说就能看到两条广告的,这会极大地损害读者的阅读体验。

阅文用17年打造网文付费体系,怎会被轻易改变

小编认为,短时间以内我们都很难看见能颠覆阅文打造的付费体系的网络小说产品出现。因为免费就意味着广告,但是优秀的作者都是高傲的,他们认为在小说里插入广告就是在拉低他们自身的档次。而那些愿意被插入广告的作者,他们也不在乎质量,每个月写够量,拿个全勤奖,甚至用小说生成器编。这样的小说毫无疑问是留不住读者的,而留不住读者意味着没有流量,至于广告主自然也不愿意在没有流量的平台上投放广告,这最终只会是一个恶性循环。

来源:财经先声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net/8133.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